• 历届参会报告及照片回顾

  • 2019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在UN的时候我们有一个guide,是一位谈吐非常从容(还有点可爱)的韩国人,他向我们展示了联合国三个宗旨、SDGs以及我们当天参访的四个下设机构的主要职能。我们非常幸运进到了GA会场里面。遥想去年年末的时候我还守着直播看联合国大会,今天居然就已经站在那些人们所站立的地方,感觉十分奇妙。最奇妙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其实一直在像复读机一样复读过一句话“The UN was not created to take mankind to heaven, but to save humanity from hell. ”而我在UN参观时看到的第一个墙上的文字竟然恰好就是句话,那种心情的确是很难复制了。临走前在楼下给留守在南京的几位好朋友们以及爸爸妈妈寄了大概需要漫长等待才能到达的明信片。

    [阅读原文]

    我们来到真正的联合国“朝圣”,无数次的期待,真正身临其境却坦然平静。一点感悟:当有志于外交的青年才俊已经站在真正的联合国主会场的主席台上发言,就是对MUN最好的诠释。

    模拟联合国是一个包容的平台,无论工作语文是中文还是英文,无论你参加过几次或者只是初试,在这里,你能锻炼领导力,培养国际化视野,结识志同道合之人。要做一个与人收获的主席;一个努力认真的代表;一名创新进取的记者;一个统筹全局的秘书长。还有,分享欢乐,与人愉悦的友人。

    江山代有才人出,MUN,梦,是要传承下去的。

    [阅读原文]

    最为精彩的是我们用两周时间排演出来的传统汉服舞蹈《破晓》作为开场舞,将在场的各位外国代表深深地吸引住了。与我同一会场的几个外国朋友专门来找我合影,并且表示他们被舞蹈的文化底蕴和魅力令人深深折服。还有一个来自南非的代表主动来找我学习舞蹈动作以及一些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作为沟通中国与外国的青年之一,我个人在这次活动中也是受益匪浅。短短四天的会期,只觉得时间流逝得太快太快,难忘的经历太多太多。到了最后一天,所有代表退房的时候我们还在行李房一起意犹未尽地讨论着前四天的各种细节。同时也很感谢整个代表团,正是每位成员的付出才使得这一切变成可能。

    [阅读原文]

    短短四天的会期中,第一天下午的开幕式一直留在我脑海中。我们代表团成功占领高地并抢到了最前两排的观众席,我们连续不断地唱国歌,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听到韩老师喊 “Where are we from?”,大家站起来一起喊“China!China!China!”那一瞬间真的感受到了强烈的民族荣誉感。

    虽然哈模早已结束,但我脑中至今还能浮现出那些来自西点军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等代表神采奕奕的样子,依然可以想起主席、代表鼓励的话,在地球村现场感受到的work hard, play hard的精神。No one is good at start, just try your best. 震撼的哈模之旅结束了。

    [阅读原文]

    “梦想”这个词,似乎只会在提问小朋友时才会用到,对成年人则很少提及。大概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认识到诸事不宜,便不愿再给任何事情轻易下保证做期许。“梦想”不被人说出来,但我相信每个人的心底都是有着自己的梦想的。这次美国哈佛模联的旅行,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梦想”这个词的重量。

    哈佛模联之行让我重新认识了梦想,可能现实与我们的想象有很大差距,制定数日的计划实际操作起来寸步难行,我们遇到的越多,变得越成熟,越能明白成事的不易,明白梦想的遥不可及。但那又何妨?追梦追到最后,成为了融入我们血液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

    [阅读原文]

    在回程的那天,我写了这样一段话:

    我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偶尔疯一疯,偶尔做一做白日梦。偶尔闪现这样的想法“还没一起经历过夏天”,因而在冬天离开时感到有些遗憾。有些话像哈出的气一样在风雪中冻成冰疙瘩后哐嘡一声坠落下来,于是序章就是终章啦。你要不要捡起一些冰疙瘩放在新春的炉火上烤一烤,壁炉里兴许会回荡起没说出口的永别一般的“再见呐”。

    HNMUN对我来说就是梦开始的地方。这一次出行是终章也是序章。我开始接触到了模联,喜欢上了模联。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获得了幸福和充实。和委员会里的代表,以及中国代表团的诸位有了短暂的“一期一会”。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但是相处和共事时的那一份美好会在彼此的心里长存吧。

    [阅读原文]

  • 2019年参会报告

    世界联合会模拟联合国大会

    You might ask yourself when you first glance at the term Model United Nations,“Should Model United Nations (MUN) be a simulation of the real United Nations(UN)?” For those outside of the MUN community, the answer may seem an obvious yes — it is, after all, the “Model” UN. While for those who are part of MUN, the answer is not an absolute yes or no — it is actually one of the biggest questions the activity is facing. MUN was an accurate simulation of the UN when it was created as a meaningful student activity 70 years ago (or longer, if the Model League of Nations was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But nowadays, conventional MUN adopts the parliamentary rules of procedure, which has deviated from being a strict simulation of the real UN.

    [阅读原文]

    I was impressed by the examples he gave. If there are one hundred countries participate in the voting, forty-nine countries object while fifty-one countries agree. What will happen? The resolution will be passed, which means the voice of the forty-nine opponents is ignored.This is not what we want to achieve. What makes it worse is that if discussions and voting continue in this way, the world will be that fifty-one countries form a bloc and make the decisions on their own because they don’t need the other forty-nine countries. That is terrible. UN wants every single member state to join in the discussions relevant to the world and hope every decision can reflect the voice of all member states. So in recent years more and more decisions have been adopted by consensus. I hope you, chairs, can understand the importance of consensus and please try your best to help delegates meet consensus.

    [阅读原文]

    在上海机场初见时,虽然团友们以前都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却很快熟悉起来,围坐在一起愉快地聊天,往后的十几天里我们更像是一家人一样亲密无间。大家一起坐在酒店大堂准备会议材料,会前大家一起加油打气,过年的时候其乐融融地一起吃饭并送出最好的祝福。我们一起游历过许许多多各具特色的景点,在不同的地方留下难忘的属于我们自己的笑点,这些都凝聚成了我们回忆里最珍贵的一部分。尽管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城市,短暂的相遇后又将要回到各自的家乡,但是这段友谊我会一直铭记。记得在来回程的飞机上我们一起和时间赛跑,所以我相信如果两次日出和两次夕阳都会有的话,我们的重逢也一样会在未来等待着我们。

    [阅读原文]

    总体来说,参与这次活动是我模联生涯中的一个重大转折,它让我意识到了这个活动所带个我人生的影响,在放宽眼界后我才发现和平事业还需要多少努力。我们常常被眼前的和平蒙蔽双眼,甚至身处安定的国家就有种认为世界太平的感觉。这一切也仅仅停留在感觉上,大到也门内战连夜的炮火,非洲深处动荡混乱的社会,小到偏远地区皮包骨头的儿童,某个小作坊里被虐待的妇女。当每一件触目惊心的社会问题被深刻反省的时候,这些经受的人才不会白白的走这么一遭。而我们在模拟联合中才发现原来世界上有多少冀希都等着联合国去拯救,多少水生火热被人们遗忘,多少不公的对待需要我们的帮助。

    而“代表”这两个字就在告诉我,虽然这只是一个人活着,但他可以让更多人更好地活着。正因这些人的存在,世界才能给希望一个最好的交代。

    [阅读原文]

    开幕式上,代表们观看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的致辞,聆听了世联会主席的讲话。从他们的话语中,我读出了他们对我们青年人的深沉的关怀和殷切的期望,告诉我们世界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承担起化解冲突、维护和平、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历史责任,从现在做起,视全人类的发展福祉为己任,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世界公民。

    伴随着主席一锤定音,会议结束了,全场响起轰轰烈烈的掌声。大家都沉醉在这来之不易的共识带来的喜悦中。也许,WIMUN的魅力就在努力解决分歧的过程中罢。就像一个小联合国,永远充满分歧与挑战,但对发展的信念,总是能使我们跨过民族、信仰、意识形态的差异,找到适合所有人的共同的解决方案。解决贫穷和其他发展问题是人类社会最重大的挑战之一,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紧密配合。相信有一天,世界也能像会议中一样,达成解决问题的共识,最终结局贫穷和其他发展问题。

    [阅读原文]

    仍时常回忆起在虹桥机场的那个夜晚,即将踏上飞往纽约的班机时,跑道旁深黄的灯光渲染下那一种不真实的味道。作为一位模联经验几乎为零的小白,毅然踏上世联会的征途完全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回国后惊觉对无数模联人来说,世联会一遭定当比一场朝圣之旅。又仔细梳理自己的成长,心中便产生一股骄傲和幸福之情。如今只感谢当时的自己勇敢地迎接了未知和挑战。

    写完这五千余字,我仿佛又坐回了金黄色的会场中,身旁还是那些共同奋斗了三天的伙伴们。十四天的模联之行,是一段充满意义的旅程。一路上,我成长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学生生涯能有这样一番深入的异域体验,实在幸福。

    [阅读原文]

  • 2018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圣地,或是会前参访的诸多名校之一,或是大多数MUNer所憧憬的UN总部,或许正是哈佛模联。

    我们迎着清晨的微风,踏着西下的夕阳,漫步在普林斯顿、宾大、哥大、耶鲁等等曾经也许只能在梦里出现的常春藤名校,脚步或急或缓,只为听清前方带队local tour guide 口中所讲述的一个个属于这片土地的故事,关于那古老的建筑,关于那历史悠久的文化氛围……在古堡似的校园建筑中穿行,不知有多少同行的同学虽是一副游客的标准模样,却忍不住偷偷幻想起了成为那名校中一员的那一日。时有上课的钟声响起,队伍两旁行人匆匆,仿佛告诉着我们,那些叫做常春藤的梦想其实并非那么的遥不可及。

    [阅读原文]

    由代表人数过多带来的压力和挑战,是我从未预料到的。在一个200多人,140多个国家的会场,要在有主持核心磋商的发言阶段被主席点到,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我本来以为发言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在国内参会的时候,代表们往往会比较怯于发言,此时只要积极发言就能有机会说上话。而在哈模,所有的代表都十分积极地举手发言,基本上一个会场上全部代表都会举手。 无论如何,我还是坚持每次都举起了国家牌,终于被主席点到了一次名。在国内磨练了无数次会的我竟然在第一次发言的时候念国家名时卡了一秒钟,不过我迅速的调整了心态,继续把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说了出来。并且在发言之后收到了很多其他国家传来的good speech的小纸片。

    [阅读原文]

    在第三个会期,进入到介绍决议草案的环节中,有国家代表动议了介绍决议草案间的相似之处,为了让主席团和更多的国家代表能明白场上两个主要bloc 中的各自一个核心创意观点都是由我的观点发展出来的,我借此争取了一次上台发言的机会,发表了一次幽默演讲,逗笑了代表和主席们。这次的演讲被主席团私下夸奖了。所以我觉得在模联会场上,就应该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讲,别被他人“抢”了功劳。

    在最后的投票环节中,当我们的决议草案被投票表决通过时,真的有喜极而泣之感,辛辛苦苦两三天,咖啡三明治填饱肚子,席地而坐写文件,忍受着疲倦与人据理力争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劳动成果也终于被认可,成就感油然而生。

    [阅读原文]

    虽然可能模联对于一些人比如我来说,仅仅是一项社交活动,对我未来的影响看似有限,但是作为国人,就应该有着为国家赢取荣誉的想法,不能仅仅满足于来到波士顿,来参加到这样的一个会议做个体验者然后就满足了。这是一场国家与国家之间教育水平和学术能力的比拼。虽然知道很多国内知名模联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这次活动,导致今年中国军团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是如果有机会再次参加这种活动我一定做足充分的学术准备,并在一年时间内多次参会不断提升自身学术能力和外交水平,为了那一份奖项而不断拼搏!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让闭幕式上主席团念起获奖名单的时候,我们会高呼,我们会雀跃,希望那一刻很快就会到来。

    [阅读原文]

    我所在的委员会是GA3,两个议题分别为针对LGBTQ群体迫害的政治庇护和语言少数群体的权利。根据国家立场和议题讨论的必要性,我将准备重点放在了LGBTQ这个议题上,也向国内的前辈和朋友请教了很多问题,但由于资料查询的有限性,我所代表的国家在两个议题上均存在着矛盾性和模糊性的政策。为了更加准确的把握国家立场和准备资料,我将在思考过程中关于两个议题的所有问题和PP发给了中国驻卢旺达大使馆,本来也只是试探性的尝试,没有想到大使馆在2天之后就回复了我的邮件,并且将所有存在模糊性的问题全部给予了官方的准确回答,还对我的资料准备提供了更多的查找建议和信息,这是非常实质性的帮助和鼓励。

    [阅读原文]

    为期四天的六场会议,持续时间长,休息时间短,而且每个晚上都有舞会派对。与这些优秀的外国代表共同工作,我学会了真正的“劳逸结合”。每天十几个人围在一起熬夜写文件,累了就唱“Despacito”,先high,一曲已尽,马上又投入文件当中,毫无拖泥带水,即使凌晨2点,也依然毫无倦意。当然晚上的Delegate Dance也没人缺席,即使是很“严肃、繁忙”的主席团也在舞池中激情四射。我从中学到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工作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只要两者处理得恰到好处,工作也可以随时充满乐趣。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光,但只有走的足够远才能看到。与美国的分离也是与全新的自己相遇,其实,相信自己能变得足够优秀也是一件勇敢的事,而我,从未怀疑过。

    [阅读原文]

  • 2018年参会报告

    维也纳国际模拟联合国会议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题记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次维也纳模联是在联合国在维也纳的总部办的。在开会的几天,我们享受的是和联合国办公人员基本一样的日常待遇。我们早上刷着联合国的卡进门,然后和那里的人一样每天都要通过复杂的安检,上午的时候会坐在实地会场上开会,中午和联合国的工作人员一样在他们的食堂吃工作餐。这次模联会议的模拟也算是相似程度90%的演练了。特别是你进入会场正式开始开会的时候,在你正襟危坐在联合国官方的会场上之时,按下按钮准备发言的那一刻,你的庄重感和自豪感会非常的强烈。在你为代表国争取利益捍卫权利的时候,你的勇气只能使你愈发前进,越挫越勇。维也纳模联会场的人数较少,所以,每个参会者都会有充足的发言机会和争取机会,在这里每个人绝对不会因为某些客观因素导致自己没有或者失去传达声音的机会。只要你敢上,你就会成为全场的焦点。然而关键就在于“勇气”。纸上谈兵很容易,实场操练的时候绝大多数热人的选择是中立或者退缩。

    [阅读原文]

    一期一会,是日本茶道里的一句话,含义是坐在一起这样喝茶的机会,或许一生只有一次,所以喝每杯茶时都要抱着感激的心,格外珍惜,因为下一次与你面对面喝茶的,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而你所喝到的茶,也不会再是原来的那一杯。从7月21号到8月3号,总行程十四天;从7月30号到8月2号,会议行程四天。我们一行人从中国到奥地利,从北京到维也纳,从素不相识到共同战斗,从商议motion到撰写working paper,从紧张激动的参会到依依不舍的离别。我们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景和荣光,照片定格的那一刻,你一定像我一样,也很难忘。

    走的时候,我们拥抱互道再见,但很多人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了吧。离别终有时,我们有共同的名字,我们是muner。一场模联会,一生模联人。

    我坚信,在这里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说出的,都在为未来做着准备。

    不是为了成为最好的会议,而是帮助自己成为最好的自己。

    [阅读原文]

  • 2017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脑海里重复无数次的画面就这么上演在了自己的眼前,直到Roll call结束,我才真正意识到,朝圣之路的步伐已经迈开了。整个会场无比巨大,几百号人聚在一个大礼堂中,无论是哪一次Roll call还是Motion,台下的反响总是无比地激烈。场上永远整齐地高举着国家牌。倾听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代表的发言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大家总是不拘泥于一定形式的发言,但是显然绝大部分人都有备而来,每个人的发言都显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当然其中也不乏极具风格的代表,他们的发言总是能博得全场的焦点。无论如何,如果需要别人注意到你,你就必须拿出自己能吸引人的特点,每个人都在为他心底最热爱的那份东西做着不懈的努力。

    [阅读原文]

    在400多人的大委中,主席会顾及到没有发过言的国家,因此只要我们举牌,几乎每个session都会被叫到,会场上来自各国的代表说着不同口音的英语,但都有着同样的自信。因为有着代表国和来自国的双重身份,所以中国人这层身份也在会场上扮演了另一个角色。美帝之旅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在哈佛模联的开幕式场上唱国歌,那是种从未有的超强民族自豪感,也是种热泪盈眶的感动。借用同行小伙伴的一句话:You should be outstanding for your country. 我想日后,即使不在模联,也要让外人对我竖起大拇指。即使我们在互相的生命中只是昙花一现,也很幸运这段旅程有你们作伴,离别之后祝大家各自安好,前程似锦,我们有缘再相会。

    [阅读原文]

    刘宇菲|外交学院

    会议的闭幕式在最后一场会议结束后迅速开始,这比开幕式更热烈的闭幕式,从头到尾都洋溢着快乐。每当一个委员会的表彰名单公布,每当一个代表的名字和他来自的学校名一起投射在大屏幕上的时候,总是会激起一阵一阵地欢呼雀跃。到我所在的SST宣布奖项的时候,“Verbal commendation: Czech Republic”,奖项一闪而过,我来不及看大屏幕,只是被一声“Czech Republic”激活了一般,后来坐在旁边的小伙伴也反应过来,原来真的是我。千言万语到最后都不过是对主席的感激的拥抱,这一项鼓励得来的实在不易。走出会堂的时候,遇到了会场的Bangladesh代表,他激动地给了我一个拥抱,向我表达祝福,他说他一定要来一次中国,我说,好,我们中国见。

    [阅读原文]

    本以为梦里才会拥有的美好场景,直至我置身于哈佛模联会场的时候才觉得一切都如此真实。

    大概仅有五十余个国家代表出席的UNESCO会场其实是一个参会人数很少的会场,这直接意味着更多的发言机会和更快的会议进程。一开始并没有跟上节奏的我只在主发言名单中获得第一次发言的机会,但随后就收到许多来自发达国家代表们对于发言的赞美以及希望进行合作的邀请,开心之余更多的还是感到受宠若惊。其实我们也只是在语言方面存在障碍,但我们并不会因此感到难过。我们拥有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情怀,也只是想把我们的思想带到更远的地方,然后从容地面对一切艰难,热切地拥抱美好。

    [阅读原文]

  • 2017年参会报告

    维也纳国际模拟联合国会议

    闭幕式结束的那一刻,我递了名片,说了一句:Welcome to China one day!希望这句话可以成为现实,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外国友人了解中国,讲述中国,喜欢中国!记得在party 之夜一位奥地利小姐姐用中文对我说:我爱中国。当时国人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I like the feeling! 模联,不仅打开了青年人交流的窗口,更是打开了国与国之间的窗口,through young people’s eyes, we can learn the world better and easier! That is also the meaning of MUN.模联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思考每个事件背后的事物,去挖掘曾经课本上一两句话就带过的背后的玄机,每一个成功的模联人,一定是会独立思考的人。

    [阅读原文]

    在晚上虽然经历了一天的会议,但是说实话,晚上的social event是绝对不想错过的,大家穿着正式,然后我们聚集在市政大厅的中心,难得机会我们面见市长和大家友好交谈。在SE我也和我在会场上也遇到了我好朋友。正巧的是那天是维也纳的电影节,在大屏幕上深深感受到整座城市的浪漫艺术气氛。静静享受多瑙河湖畔温和气息。

    然后是辩论激烈的一天,就是会议的第二天了,大家可能是熟悉对方大家都表现非常积极,在一份又一份的文件被递交之后,大家开始分散到不同的点上,这是我们国内需要学习的地方吧,表现自信并且互相交换观点,这是十分难能可贵。

    [阅读原文]

    我们从地铁站下来后沿着维也纳最有名的Ring Road步行游览。同行的还有几位奥地利当地人和德国人。后来我和一位德国小姐姐聊了一路,我们谈了很多话题,其中她问到我怎么能获得关于中国更客观的新闻,因为她觉得自己在这边得到的消息有时会有失偏颇。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让我记忆很深刻的一个问题,因为在后来和更多外国代表相处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中国,也不乏有人对中国感兴趣却缺乏信息渠道。我想我们这次参会,要做的和应该做的,不仅是开好会议本身,还要在会议内外用更开放的心态和他们交流,帮助他们了解中国。

    [阅读原文]

  • 2017年参会报告

    耶鲁大学模拟联合国会议

    到了会场,没过多久主席便宣布会议正式开始。原本兴高采烈聊天的代表们此刻西装革履,正襟危坐,侧耳倾听主席的每一句话。先是点名,然后主席便确定议题。有些代表为先讨论哪个议题而起了争执。主席很严肃地要求大家肃静,随后便开启了发言名单。我突然想到自己越先发言就越能吸引其他代表的兴趣,便举起了国家牌。 通过这次会议,我受益匪浅。我的交际能力,特别是用英文与他人交流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同时,我查资料的速度也比以往快了不少,这都得益于之前的训练。其实,先苦后甜,有苦才有甜。人生的道路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我们要架起长帆,斩浪前行,终有一天会登上成功的堡垒!

    [阅读原文]

    我们场的BD是摩纳哥代表,OD是巴拿马代表,都不是传统意义上外交力量强大的大国,因此不管自己被分到的国家是大国还是小国,只要准备充分了就不怕发挥不好。整个会期中,有严肃的思考辩论,也不乏欢声笑语。有个加拿大代表在发言时不忘画图诠释,幼稚的花花和爱心,还有最后的狮子,十分滑稽,整个会场在他作画时都笑成一团。这几天的时间里,和团里的同学们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结交都了非常好的朋友,一路欢声笑语,不亦乐乎。离别前,不觉自己会哭,因为作为留学党已经习惯了离别,但最后的拥抱,还是鼻尖一酸,眼眶湿润。分离后总会有重逢,感谢尼森模联这么精心的组织,让我认识了这么多amazing guys。

    [阅读原文]

    在YMUN的四天里,我学到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在与会场中的美国学生交谈过程中,我感受到美国教育对思辨的重视,我想这也是我们中国学生应该具备的一种能力。同时,模联会议中代表们的游说磋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仿佛真的置身于某个联合国会议在做一场外交谈判。这一过程不仅锻炼了我的沟通表达能力,更让我懂得了“语言是一门艺术”,如何通过语言与各国代表沟通磋商,如何用语言化解矛盾,如何用语言说服他人,这都需要语言技巧。最后,参加模联的意义还在于,它锻炼了我的胆量,丰富了我的阅历,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成为一名“世界公民”,通过自己的努力,使我们国家,整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哪怕就那么一点点。

    [阅读原文]

    经过2个月的准备,终于等到了1月20号正式会议的开幕,我是既期待又忐忑。第一次的session中,我加入bloc的过程并不容易,一方面是因为我没有新奇的观点,另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英语不够好,不能完全听懂代表们的立场,因此我很难找到有相同利益的国家与他们组成bloc。为了避免在UNMOD时独自坐在位子上的尴尬场面,我想就算我听不懂别人的观点,但我可以让别人听到我的声音,于是我开始去和一些代表交流,渐渐的我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就这样我开始与一些国家代表有了共鸣,我们开始组建起BLOC,我们BLOC的成员有加拿大,韩国,土耳其和刚果。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都一起交流想法,寻找解决办法去缓解各方的僵持局面。

    [阅读原文]

  • 2016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在哈佛模联的会场上,根植于我们每一位代表内心深处、期许于“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都与我有关”的理想主义之信念都被重新点燃了。在这里,我重新追寻到模拟联合国活动在模式化和功利浮沉遮掩之下的本质精魂所在。与世界各国精英共聚一堂,我的智识储备、思维水平、社交能力,以及作为一名外交官所应具备的气度,风格和策略意识都要在更广泛更严格的水平线上重新被评估和比较;差距是显著的,但并非是不可弥补和追赶的。三天过去,更深刻反思自我之余,我更有自信更有勇气,去直面世界的同龄人们,去承担起“世界公民”的光荣使命。

    [阅读原文]

    经过了一夜的学术准备,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来到了第二个会期。在一开始讨论合作时我着重于如何更好地加强区域间合作,我终于提出了“区域性政府组织带领非政府组织”进行合作的观点,也是在这个观点下才促成了第二个会期间东盟和欧盟带着Greenpeace一个联合的大bloc。但是这个会期的问题也出在这里,美国代表在看到会场方向不是按她所想象的方向进行时,她就加快了会场的速度,把议题拉回自己的思维主线上。因此,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了我一个会期,也从此没有跟上会场思路。难道我的哈模之旅就这样被水掉了?不行,我还能翻盘。

    [阅读原文]

  • 2015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经过这次哈佛模联会议,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了无论是在会场辩论,还是在场外磋商,最重要的就是要“以礼待人,以理服人”。记得我们在讨论时辩论双方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一时间无法说服对方,更不想轻易妥协,这时中国代表站出来说了一句话“Deng Xiaoping once said,black or white, the cat which can catch a mouse is the best”, 引导整个会场的争执两方搁置争议,求同存异。全场代表都在心中为这位来自欧洲的代表点赞,而我和陈思怡更是佩服她能熟练地引用中国领导人的名言。就像当年周总理的外交风度一样,在模联会场上,我们也应该做到以礼待人,以理服人,这样,才是一个好代表。

    [阅读原文]

    模联最大的魅力所在,就是会议中,我们关注的必须只能是利益。开幕式上,有一群来自南美洲的代表们,他们挥舞着自己国家的国旗,群情激昂地喊着口号。也许是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我们中国代表团人多势众,自然不甘示弱。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身披五星红旗,领唱国歌和《团结就是力量》。我们大家唱得忘乎所以,还一遍又一遍地高喊:“We are from China!”直到全场代表都安静下来齐齐地看着我们,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国家对身处异国他乡的国人来说是多么强大的依靠,多么充足的底气。在这场“战争”中,每个人都是带着双重身份在战斗:一个国家的杰出外交官,另一个国家的年轻大学生。一个是为了利益而战,另一个是为了荣誉而战。

    [阅读原文]

  • 2014年参会报告

    哈佛大学全美模拟联合国会议

    由于深知我们与母语国家的代表们在英语水平上大有差距,所以我认为发言次数是次要,而最重要的是努力让自己每一次发言都言之有物,无法做到面面俱到,就一定要具有一定号召和方向引导作用,用方向和亮点击败长篇大论。在确定议题的时候,我提出了“Trafficking in women reveals the fact that slavery is well alive around our backyards”,奴隶制的可怕重演一下击中了问题的要害,只这一点就赢来了许多代表认同和表示合作的意向条。事实证明,我们非母语国家的代表大多比较含蓄,有时候太过深思熟虑反而误了发言机会,其实能够清楚地表达出有说服力的观点就已经成功了第一步。

    [阅读原文]

  •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 尼森模联NisenMUN

    电话:010-51241421

    邮箱 | 尼森模联NisenMUN

    邮箱:hello@nisenmun.com

    微信公众平台 | 尼森模联NisenMUN

    微信公众平台:NisenMUN

    新浪微博 | 尼森模联NisenMUN

    新浪微博:尼森模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