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张阿秀

2017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参会报告,哈佛模联

作者:张阿秀

天津商业大学代表团首席代表|裁军及国际安全委员会|科威特代表|天津商业大学模拟联合国协会 秘书长

哈佛模联--在最迷茫的时候遇见你HNMUN

2017年2月中旬,有幸作为尼森模联代表团一名参加了哈佛大学模拟联合国,曾经无数出因为种种原因想要退出社团退出模联,也因为不舍一次又一次打消了这个念头,本以为带领团队办完2016年就“功德圆满”的我,最终还是来到了哈佛模联,也算是为模联之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吧。作为一名普通院校的英专大三学生,真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然而哈模之行让眼前的迷雾渐渐消失,接触了来自世界各国的优秀青年,更让我坚定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实现多大的人生价值。在这个过程中,除了感谢爸妈义无反顾的支持和尼森提供的这个平台,感触太多太多。

行前准备--期待&害怕

我从未想过出国的第一站会是美帝,我以为更可能的是类似于济州岛或者是泰国这样的地方,也从未想过我去美帝居然会是因为哈佛模联。行前的种种准备在学姐学长们的悉心指导下零失误完成,从学术培训到签证指导,都是非常nice的氛围,让人丝毫没有距离感。关于委员会,议题和国配,怎么说呢,拿到了心意的国家分配:科威特。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第四次代表中东国家了,上次是在安理会伊拉克,这次却是科威特。委员会是GA1,对没错,就是193个国家出席的GA,并且我和佩航还是双代,再加上出席的国际组织,整个大概会场400人左右,为了在这样一个委员会说上话,会前准备一定要足够充分。我所负责的话题是offshore bases,大部分是军事术语和军事装备,计划等资料,反正是看不懂,一个名词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理解,再加上自己是文科生,数理化一塌糊涂,如果选这个话题我是没戏了。

城市参观--低温&热情

在去往波士顿参会之前,有8天的时间在美国东海岸游览,于是碰上了东海岸的低温和暴雪,在酒店房间看天气预报几乎所有道路都结冰,公共交通停运,学校停课,我本以为我们的行程也要耽搁了,然而并没有。

暴雪中拖行李的我们

冰雪覆盖的普林斯顿

所有安排都有序展开,气温相对较低,但我想美帝感受得到我们的热情的啦~在去过普林斯顿,华盛顿,费城,纽约,纽黑文和波士顿之后,最喜欢的还是华盛顿。因为华盛顿很安静,有很多博物馆和纪念碑,还很温暖,这样的城市一定很适合漫步。参观完国会山,白宫和林肯纪念堂,才真的有种“I am 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的感觉and now I am standing here where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stood once before and where the great people made their speeches and promises once before. 在这之前眼前的一切不过是电视或新闻中一闪而过的场景,而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这留下我的身影。

三点一线的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和国会山

在和Brett Paley聊天时他很诧异我居然喜欢华盛顿而不是纽约,我说“The traffic in New York sucks”,在纽约堵车堵得我真的是心烦意乱。不喜欢纽约的高楼大厦,街道也特别窄,到处都是的风景,看得脖子好疼。加上大雪脏兮兮的就更没有美感了哈哈。或许像Paley说的那样吧,如果夏天去纽约,一定会爱上那里。

在纽约最感动的是#朝圣UN#,或许对大部分模联人来说,这是终极目标的,我当然也不例外。参观联合国的整个过程是最amazing的~遇到了正在开会的托管理事会议厅,到了GA到了SC,就像实现了多年的梦。

在城市参观的主要过程中,还是以大学为主: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西点军校,麻省理工,耶鲁大学,哈佛大学,参观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究竟要有多厉害才能在这里上学?”在哈佛的时候tour guide和我们说“How can I to to Harvard?” "Just pass through the door." 我想我一定要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才能"Pass through the door of the university in my dream as one of its graduates."

Just pass through the door.

会议期间:科威特&中国

之前说到我负责的话题是offshore bases,尽是军事专业术语,本以为要over的我在准备过程中发现这个话题非常interesting,如果会场讨论这个话题应该会撕得很厉害,于是我抱着大部份人都会喜欢offshore bases这个话题的心态开始准备科威特的立场,作为一个有美军长期驻扎的国家,我已经做好了抱美国大腿了。然而,故事总是没有发展得这么顺利,在开会之前的social过程中,就已经了解到会场大部分人的意向都是weaponization of social media,最终weaponization压倒性胜利。这个话题一直都由搭档佩航在准备,于是第一个会期我几乎一脸懵逼的状态。

第二天早上无会期,在前一晚稍微看了资料的情况下,我们与法国代表的bloc和伊拉克代表的bloc分别见了面,最后还是没能做到“一笑泯恩仇”和伊拉克代表合作,选择了法国的bloc,当然也有可能因为法国的女代表真的是一个大美女吧哈哈。于是整个bloc开始着手规划working paper的framework,开始讨论实质性的clauses。

于是我开始感受到无法get到他们的idea的,与其说是“脑洞无限大”,倒不如说各国代表们的开放性思维的批判性思维真的是我无法能及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我没有准备这个话题吧,另一部分可能是中西方教育差异太大。总之,思维的局限性让我逐渐消极,无法跟上整个bloc以及整个委员会的节奏,结果就是无力回天。

最后working paper的定稿大约有20页,不像国内的working paper,最多2页,而且working paper也是可稍微加工,直接转换DR,最后提交了4份DR,并且由于每份DR页数太多,主席不得不让代表们浓缩到15页以内,我想我在国内参加的可能是假模联。虽然最后we didn't pass any God damned draft resolution,但结束之后整个委员会仍旧开始了沸腾。

假装自己写了DR

说了那么多写文件的,现在说说发言吧。毕竟400多人的大委,主席也会顾及到没有发过言的国家,因此只要我们举牌,几乎每个session都会被叫到,我也很幸运能在哈佛模联的会场上发言,毕竟已经做好了一次都叫不到我们的准备了。会场上来自各国的代表说着不同口音的英语,但都有着同样的自信。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个大委发言并不能说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因为每个国家被点名的次数有限,所有有意义的体现每个代表思想的东西几乎都呈现在文件当中。

说完会场再说说周边故事吧。因为有着代表国和来自国的双重身份,因此中国人这层身份也在会场上扮演了另一个角色。美帝之旅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在哈佛模联的开幕式场上唱国歌,那是种从未有的超强民族自豪感,以前总看新闻,运动员们因为设备原因在场上清唱国歌,如今我们竟然在美帝,在哈佛模联唱响国歌,那是热泪盈眶的感动。然而,借用彭欧的一句话:You should be outstanding for your country. 我想日后,即使不在模联,也要让外人对我竖起大拇指:This Chinese is amazing.

WE ARE IN HNMUN

再来说说闭幕式。这次哈模,不管是个人奖还是团队奖,最大的赢家应该是委内瑞拉。以前以为委内瑞拉只有漂亮的世界小姐,现在知道了委内瑞拉的ladies不仅漂亮,会也参得相当漂亮。我们委的best delegate法国代表恰好就是来自委内瑞拉,整场会目光都无法从她身上挪开(我是女的,我是直的)。最后几乎全场都在喊“Venezuela”,大家泪水和欢呼告别。听大家说,他们从去年4月份就开始准备会议了,我想这就是差距吧。

临行分别:想家&不舍

在美帝期间,最让人感到homesick的时候是饭点,这里的食物真的是太难吃啦!于我而言,这些真的是算不上是食物(微笑再见脸),以至于到北京一放下行李就直奔海底捞,恰好碰上大雪,排位置到9点多也在所不惜,真是太满足了~

不舍,是对美帝的不舍,不舍这里的文化包容性,理念的先进和优质的服务业;是对团队的不舍,在一起两个星期的互帮互助,以及好多老乡,我知道的包括我就有5个福建人呢,特别是男生们的帮忙真的是让大家超级暖,以至于回国后还梦到和大家一起去加拿大。

即使我们在互相的生命中只是昙花一现,也很幸运这段旅程有你们作伴,离别之后祝大家各自安好,前程似锦,我们有缘再相会。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