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黄耀钧

2018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哈佛模联,参会报告,尼森模联

作者:黄耀钧

尼森模联代表团|法律委员会|巴拿马代表|广东医科大学

模联,一直都是一个学术与交友的集合体,在这里,不仅能体会到学术的优雅,还能感受到交友的乐趣。这次前往模联的发源地——哈佛大学,无论是学术还是交友氛围都是殿堂级别的,身处其中,不仅是学术能力的提升体验,更是内心激动的外放表达。

会前目的以及预想

交友,是我本次模联之旅的最重要目标,不仅是面对国内小伙伴的高(gou)谈(jian)阔(da)论(bei),还是与国外帅气青年的正面交锋。无疑都让我个人外交能力都有一个质的提升。我自认为算一个较为内向的人,经历高考后,到了一个比较迷茫的时期,遇见模联,遇见尼森,遇见很多朋友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在正确的时间遇见正确的人。

在高中参加了第一次模联,对大概的流程和方向目的有了一个了解后,大学很迷茫的找不到会开。在巧合之下碰到了尼森模联,提供了一个前往哈佛参会的机会。实话说,心中不是毫无畏惧的,因为还是需要面试的嘛,总感觉很遥远,但是意外的是我得到了这次前往美国波士顿并参加本次哈佛模联的机会,很难得,与此同时我也在拷问自己到底行不行,因为尼森也确实说了需要一定的学术能力和耐心。本着突破自我的信念便下定决心一定去参加。

在到达北京酒店集训的时候,看到一屋子黑压压的人,十分的紧张和激动,内心一直重复着“我在跟全国优秀的人齐聚一堂,我要向他们学习”。因为自己本身不是英语专业的,只是以前热爱英语,有去认真学习过后,上了大学又荒废起来了。在一开始听到大家几乎都是英专的,说实话,自己是很虚的,甚至对自己有些否定,感觉自己自不量力的来了。

紧张的感觉在收到了名片和徽章后少了很多,还好,内心已经有点角色代入了。我不断地说服自己,向周围的人去派发名片,真的是厚着脸皮地去派发,去认识他们,可能观念不同吧,国人相互之间认识总会有些距离感,和外国代表相互认识时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我真是百感交集。虽然领队说了每年都没人发得完名片,我便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一定要发完一半以此来突破自己的社交恐惧。事后看来,我也确实成功了,一半的名片真的发到很多人手中。

美国参观之旅

在开始的前几天,参观了肃穆萧瑟的普林斯顿大学,见证了哥伦比亚大学的女神雕塑,当然还有哈佛大学的“三个谎言”,在刚开始接受native语速的介绍时,自己跟的十分吃力,慢慢的就开始适应了,每一位向导都是十分地幽默,包括最让我印象深刻地是游览普林斯顿大学的时候,学长的一句They are very mean让我一度有点懵,后来根据他的语速和大家的反应,我才想起来mean的卑鄙的意思,自己还在路上偷偷嘲讽自己的英语水平太差了,反应真的太慢了。

在哈佛大学我也是从学长口中才知道学霸们熬夜学习的谣言,真的学霸是不会熬夜的,这一点果然是国际共识,不知道哈佛四点半误导了多少国内勤奋学习的学生呢。

参观了西点军校,麻省理工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后最大的感想就是,这些在我身边走过的随便拿一个出去都是国家争夺的重点人才,内心十分激动的看着他们,观摩我们的不同其实很容易地可以看的出来他们身上的共同点:都带着耳机走路,一般都是独自出行背着包,不会把书放在手上,走路速度略快。自己对于世界学霸的概念就是能学能玩,当然也有很多人穿着运动装锻炼,这就与国内形成鲜明对比。果然优秀的人知道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是正确的。我也确实羡慕这些常青藤学校的学生,不仅环境好,周围的学习氛围也好,未来简直是一片光明,从这个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的眼界也不再局限于国内,心中也向往着出国了,真的,不知道得多优秀才能来这里读书啊,同行的学姐们都说好想来这里读书啊,真的很想赖在这里不走了哈哈。

除了美国的大学,我们还去参观了华盛顿的国会山,林肯纪念堂以及二战纪念碑,还非常巧合地碰上了费城的狂热庆祝。在超级碗中,费城老鹰队击败了波士顿,比较巧合的是,我们的大巴是从波士顿来的且外面写着Boston,因此我们也没少收到来自费城球迷的热情“款待”和招呼,在这样的氛围中真的能感受到美国人对于超级碗的重视和对胜利的渴望,这是与在中国了解的“超级碗在美国是非常隆重的”完全不同的感受,也只有来到这里,才能体验到真正的热情。包括到百老汇看剧院以及到时代广场的亲身体验,当然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在波士顿晚上跟同伴出去吃饭时碰到的蹦迪车,着实让我们对美国嘻哈摇滚文化有不一样的体验和感受,他们在雪夜中朝我们狂呼,我们一行人也不甘示弱地回应,在迎着波士顿寒冷地风雪中,年轻人的热情丝毫没有减退,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年轻,真好!

开幕式,闭幕式以及Social Event

在本次会议中最激动的无疑是民族自豪感极为强烈的开幕式唱国歌。在奋力抢到最优位置后,我们随即便跑到楼顶占领的高地下占起了座位。在五星红旗和团旗的鲜艳映衬下,世界舞台多了几分艳丽。为了表示中国人民团结一致人心所向,我们开始高唱国歌,《歌唱祖国》以及最具时代特色的中英双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气氛嗨到最高。巧合的是,在对面高地上我们发现加拿大代表团和我们对唱国歌,双红映衬着整个开幕式的会场,让世界沉醉在红色海洋。此时,心中的国,是十足地让人骄傲和激动的国。

第二天晚上的International Bazaar地球村活动是属于Chinese Girls的,虽然那一晚我开会开完跑回房间一不小心睡过头错过了(大家一定要喝星巴克,千万不要错过在美国的每一个美妙的夜晚,像我就很后悔),虽然没有看到她们当天的live,但是她们的表演还是十分惊艳的,乃至第二天的会场里面许多代表仍然在讨论着我们代表团的舞蹈,还有汉字书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手机支架等等用来宣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的小礼物,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生了解一个不一样的中国,这是一个稳步上升的中国,We are from China!在哈模的世界舞台上,宣扬国家的富强是很重要很激动的事情,每一次的微笑讲解,时不时的自我感觉良好,从未感觉到祖国是这样的让我自豪和骄傲。尽管国家还不是非常富强,但是我们还是非常开心,是中国人!

第三天的Delegate Dance素来就是每一届前往哈模人津津乐道的事情,类似夜店的狂欢,大家都十分的放飞自我,我甚至都怀疑有人是专门来参加这场狂欢跳舞的。可能是大家觉得会开的差不多了,也差不多要道别了。那就干脆开心一点地跳舞吧哈哈。

隔天的闭幕式是属于精心准备会议的人的,充分地学术准备让他们对自己十分自信,每一次主席团念完获奖代表名字时你都能听到一片呼声,这是属于他们的胜利。虽然我们会场最后没有通过DR,但主席的一句See you next year 让全场开始鼓掌。

参会过程

我在本次会议中代表的巴拿马代表,大家都能知道它的著名运河——巴拿马运河,这是一个从google地图上可以看到在两大洋中间处于重要位置的国家,我通过老师们提供的渠道查询到国家的基本情况,本次Legal Committee的两个Topic分别是the protection of the threatened minority group和sexual right。在看了前几期的参会报告后,很轻松的能够知晓女权主义是哈模一贯关注的热点问题,在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度,这类问题是受到民众的高度关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便利代表们去搜集资料,提高会议学术水准。我和搭档分开解决两份Position Paper,我也是在大量翻阅了维基百科和必应网站后,急匆匆地将立场文件赶出来。因为我想着,近几年地宗教问题是很突出,但是由于每个人的宗教信仰是自由的,如果贸然讨论应该不像严谨的代表们做的事情,更何况我自己是生活在宣扬无神论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巴拿马这个国家更是对各个宗教包容,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利益冲突,而性别问题则是很多时候都能够讨论的问题。这个疑惑在我进行social的时候就得到了许多国家的认可,当然也有很高水平的代表们表示两个Topic都无所谓,都很感兴趣例如后来获得Best Delegate的Pakistan代表。很可惜的是我在初期的social几乎没有碰到大国,从翻阅的资料看来,巴拿马一直受着美国的欺压,甚至没有自己的军队,而它与中国在2016年开始建交,所以巴拿马选边站则显得极为重要。如果碰到这些国家想必也是极好的,但可惜的是我碰到都是一些比较小的国家,当然我自己本身准备过程也存在一些问题,有些国家我甚至都没听说过,导致present和from的国家都有些分不清楚,更何况还要记住他们的名字以及人脸。

在国内培训的时候,我们一行几个同委员会的国家也是觉得大概会讨论到sexual right可能是更加适合会议走向的,同时我们觉得在宗教问题上我们能发挥的作用非常小,也很难去拉拢别的国家代表。

所以在第一个Session开始前,我遇到了少数大国以及多数小国并且询问的结果都是选择了Topic B,我本以为Topic B就会这样揭开序幕,但意外的是在第一个Session过后会场选择了Topic A,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有一些失措,于是会议便开始走向了划水的节奏,仔细聆听了几个代表的speech后,我搭档选择了中国的bloc,更加让我措手不及,搭档与中国组建的bloc交流甚欢,但是我却无法强行融入,甚至我都没办法正常的做个代表,这里就提醒大家需要做好与搭档的沟通工作了,防止各种意外情况的发生,他们普遍选择与我搭档进行交流而不是与我,而在文件写作方面因为受到网络方面的问题,我也是很晚才注册了Google账户,这个失误对我来说是影响跟进会场进程的关键,因为早前在名片上我写的是国内的QQ邮箱,但是没有意料到的是,QQ邮箱几乎是收不到国外邮件的,需要一个国际上比较流行的邮箱账号,时隔几个星期后的我,觉得当时能挽回的手段可能就是留下对方的WhatsApp,再进行沟通。Google作为比较先进智能的搜索科技引擎,其各种软件都在国外普遍使用,大家可以去体验一下Google doc。这样就算是新手也可以观摩国外代表是如何地准备WP和DR,从而更好地学习。

其实更多时候时他们的准备非常充分,已经写了三分之二,也就是半成品出来,在吸收了bloc中各个国家代表的意见后再填充进来,从而迅速完成WP的写作。就在发现我已经跟不上会场节奏后,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了将这场会当成托福听力来进行,并对能学习的地方进行深刻的思考,例如那些大国是如何选择性的进行social和对于会议的看法和准备,同样,我也发现从中国来的各方面无论是学术能力还是social能力都比较厉害的爱沙尼亚代表并未受到主席关照,第一天只发言了一次,表明了选择Topic的观点后,收到几张pages后就渐渐凉了。而我发现在场也有不少不是我们同行的中国人或者华裔,他们对于social是十分有自信的。正如培训一开始说得,语言在这里是钥匙,而能力才是你前进的方向。其实很容易就能听出那些华裔他们对英语的熟练程度,不仅搭档是外国人,交流无障碍,并且在一些比较热闹的讨论集体中,都能够强行融入,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在bloc的文件写作当中,可以看到他们使用的谷歌文档也是领先于国内的大部分水平,国外native的写作速度是很快的,动不动就上十页,所以与他们沟通需要很强的思维运转和反应能力,有时因为他们的语速过快和较为急切的心情,你很难一下听懂对方的意思,所以在与代表们碰面的时候需要保持百分百的专注和耐心。

会议后期的记者采访不仅是推动会场进程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考察代表们应变能力外,而且也是让小国们有机会表现自己。每一个主动回答记者问题的代表的应变能力和逻辑能力极强,这同样也表现在展示WP和DR上,每一位台上代表在回答场下代表的质疑同时还要在极短时间内用有利的证据说服对方,从而获得更多的支持者。

在哈模,你甚至可以采取很多手段去获得会议的参与和体验,因为哈模的特殊性,会场的志愿者乃至Page Center 都是由代表自愿担任的,这样既可以提高会议交流速度,避免交流障碍,同时又能让代表快速相识。基本上,上台发言后的代表们都会收到page,基本都是关于演讲的内容或者是bloc的拉人之类的。在哈模会场上,基本每个国家都有机会被点到,尽管我们会场国家也有近百,但是主席也会尽量照顾没有发言的国家,很高兴我还是上台发表了一次演讲,诉说了巴拿马可以加入国际管理下的组织,且非常有意愿去保持宗教的信仰自由与和平相处。但是相比之下在会场上一些大国获得发言的机会却很少,他们需要持续的举牌然后保持倾听,双代表的他们还需要及时分工合作。他们被主席点到的机会甚少,但是他们身为大国又必须展现出自己的态度,所以在我观察下第一个Session,旁边的中国代表一直在接受和发送page,目测是在不断的与其他国家达成合作。到第二个Session后中国代表才获得演说机会,而且可以看出作为大国代表需要一定的学术能力和核心素质包括心理素质,基本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page传递给CHINA了,因为基本bloc已经达成。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到不一定要上台发表自己的演讲来阐述需要加到WP里面的东西。一些必要的手段也是可以让你这个国家及时跟上会议进程。

在会议即将进入最终DR投票后,因为native的打字速度确实很快,主席也很有趣的调动会场气氛,开始一系列的auction,从sing what the fox say到stay alone with dais,所有的款项都是for charity,大家不断的竞价也是让会场气氛轻松许多,从而在会议的紧迫感中放松一下,all for charity其实也体现出哈模对于慈善事业的关注和支持。我们深知,在我们开会的同时,还有许多孩子没有教育可言,他们的基本权利是受不到保障的,我们想要改变这样的局面,我们想要创造历史,所以我们需要参加这些会议来磨练自己。全场会议的高潮无疑是在DR投票环节,不仅代表每个bloc之间的写作能力实力对碰,更是每个国家的切身利益关系。在三份DR开始投票时,每一个人都觉得通过的可能性不大,都在博弈着投票顺序,毕竟通过一份以后后续的就作废了。在第三份DR被fail后,全场响动了掌声,可见,即使在学术水平极高的哈模,没有全面的social拉拢国家,也不能完全达成有利的DR通过,所以哈模也不完全是学术的殿堂,也是社交能力的比拼

关于Social的一些感悟

一开始在放完行李后,我跟随着同行较为外向的蒋力师兄进行social,不断地派发名片,第一个social有一个interesting的插曲,我们第一个碰到的来自哈萨克斯坦的两个代表十分热情的开始交流,或许是太慌忙紧张了,没有发现自己的国旗居然扣歪了,还是在其中一位代表的微笑加亲手指正中发现,这里真的十分尴尬和羞愧,不仅感受到了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友谊,也是让人感受到每位模联人对于国家观念的重视。我真的十分激动因为是第一次遇见其他国家的模联人,对他们的印象也是极好。如果你想要跟女士进行交流时,最好是主动伸出手,并且在第一时间递交名片。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在犹豫着,对方就已经走开了,但是很有可能对方就是你们会场的大国,这时如果你表现地落落大方,那么一定能够在会议中获得好的开头。当然,也非常有可能就在你social的过程中就碰到来自常青藤名校的学霸。在随便望了一眼lobby的穿着正装的代表们,已然如同晚会般在聚群交流,因为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外国人都在扮演着政客,肾上腺素不断飙升,不管是不是一个委员会的都十分想要跟他们交流以达到我本次出行想要改变自己的目的。外国代表们也十分迫切的想要寻找同会场的代表进行提前的topic讨论和交流意见。在我们办理完入住后吃午餐时候,碰到了来自秘鲁的导师,简单的交流过后,我们知道他们为了这次会议准备了一年之久,他十分想要推荐他们的代表跟同是GA1的挪威代表蒋力师兄进行交流,在路上单独碰到我几次都一直说着:“li,where is li?”一度也是让我体会到他们对于奖项的热情与追捧还有十足的会场学术准备及认真程度 。

在短暂休息时间后即将进入开幕式的间隙,我便继续social,这时的social又不同于前一个小时的感受,更多的像是在国际晚会上,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代表们目的性较强地进行social,心中对于这种晚会是很激动的,通过自己主动的握手和观察代表们胸口的代表牌,很快就能发现同一个委员会的代表,能够及时地留下联系方式和进行会议之外的交流,这种是比会议更为持久的交友方式,也是给对方留下更加全面丰富的印象。当然如果遇上相看两不厌的对象,有时可能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呢。

在social的过程中,我有幸遇到了熟悉的亚裔面孔,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同场代表,他脸上挂着帅气的笑容,让人感到十分亲切。他还会几句“新年快乐”无疑是让人感觉非常开心和兴奋的(虽然全是四声调),健谈的性格和爽朗的个性无论是场上还是场外你都无法拒绝他的好意。甚至乎在最后离开酒店时,他仍然拍打我的肩膀来跟我道别,我提议跟他们合了影。

由于我参加的Legal Committee是在万豪酒店,需要离开Boston Park Plaza走差不多10分钟的路,我跟搭档约定好提前前往后,发现同样在legal委员会的代表们已经聚集在门口进行Social并打算聚集抱团一起前往,其目的也是很显然,在会议开始前可以先认识到部分国家,并通过WhatsApp等社交软件组建群组(其实运气好的话,这个时候就可以组建Bloc了,只需要稍微分清楚一下政治立场)这样可以在不熟悉的环境下有一些基础,也不用担心到达会场代表过多而无法下手,可以更加轻松的去与跟别人social或者交换意见。在哈模,你甚至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只需要一张笑脸和热情,大家便好似多年不见的朋友在一起热情交流,因为大家相差年龄不大,都是具有年轻人的热情,所以每个人都会很好说话,也比较容易聊得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英语不好的人在这里,只需要一些勇气和必要的准备,你也能可以说是一位成功的政客!

在social过程中,由于有时莫名紧张(比如这个小姐姐好好看),对方说的观点自己一下子无法完全能够了解下来,所以听取一些关键词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些东亚或者南美国家的代表们都会选择简单句型,跟他们交流更多的是单词而不是语法。但是自己也是在逐步的磨练对待native的语速,现在想想都是一件很令人激动的事情。在第一个会期到了会场后发现大家都在social,而且都已经有很多group在一起并且都聊的热火朝天,自己有些羞涩的不好意思去搭讪,于是找起了同样羞涩的已经坐在场边的代表们,跟他们讨论这次会期的Topic以及他们对会议的期待等一些较为轻松简单的问题,其实,非native的外国代表的英文express也很是地道,相较之下,语言在这个时候是一种钥匙的存在,如果你能有足够的尺寸,那么你就可以打开他们的世界进行讨论并且留下属于自己,属于中国的痕迹。这其实很考验自己在会议之前的准备和应变。

我即使不讨论Topic也会选择和他人进行尬聊,因为更多的代表是作为看客和抱着丰富经历的目的来体验哈模的,他们对于学术的准备可能就跟我一样,仅仅局限于完成Position Paper。与他们交流,相互之间多了语言接触,不仅有效利用时间,增加与外国人交流次数,提高自己对待外国人的自信,也能体现出交谈过后互相留下联系方式而保存友谊的珍贵和持久。当然在legal会场也碰到了很多的目的性极强的代表,巴基斯坦代表在与人social时就十分会察颜观色,目的性极强,就是找到利益相关的国家,如果关联不大的国家会很快的走开,这也是她们最后拿到Best Delegate的重要原因。在哈模,每个人对于会议的召开是保持着不同的目的,比如我是来见识外国代表开会写WP的方式和他们会议进程的把握,同时重要的是结交一些外国朋友,因为受限于客观条件环境因素,不像外国语学校那般能经常与外国人交流,自己本身也是十分内向,改变自己从而获得个人在性格转变的胜利就显得尤为重要。比较不同的是一些资深模联人则是以刷奖为目的来参加会议,他们做足了学术准备和演讲准备。

在Social过程中尽管自己因为各种失误没法很好地融入Bloc,但是在之前非常热情地印尼朋友那里我还是作为一个“观察国“,受到他的邀请去参与了他们的讨论,但是很可惜并没有赶上他们的写作。而且因为Bloc没人认我,所以到最后拍照都是问题,真的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这场会真的是很失败,万幸Social还可以,最后还是跟少数一些聊得来的代表们留影纪念。

感谢与感想

在来到美国的每一天都跟着北京大佬们接触接触再接触,自己都感觉北方范十足,虽然最后在香港机场不得不和大家说再见,其实内心真的很感激大家这么多天来对我的关照和厚爱,对大家的思念之情也是久久不能散去,不同于旅游团,大家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优秀的大学生,而且对于本次会议都是十分期待,我们之间代沟很少当然除了南北差异问题,同时也在一路上跟各位学会了很多东西,受益匪浅,在刚刚上大学很迷茫的一年,是你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们给了我很多建议,我们一同拓宽视野,一同看到这世界这么大,一起感受到来自常青藤学术的巅峰,一起吐槽美国的食品是那么的难以接受。梦中不断回忆起旅行的点点滴滴,虽然我知道我们不太可能再次相聚,但是那一份美好,却可以在心中存留。在这里真的很感谢尼森模联提供的机会和父母在背后的支持,不断地信任我的选择并给予最大力度的帮助,我也对路上每一个人,Daniel和David,我们的司机,还有尼森特派的各个领队致敬,非常感谢你们的贴心服务。

其实哈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你想要就可以接触的一次社交和学术盛宴,但是背后的影响确实还是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大概每个模联人都会想要来这里朝圣吧,但是仅仅来这里体验完就走,我想大概既不是我也不是大家的初衷,能来这里为自己,为大学,为国家赢得一份荣誉我想对我们来说应该可以算是一份比较宏伟的梦想,不仅因为这里非常贴近国际外交场合,有着全球100多个国家的3000名代表,机会十分难得,而且更重要的是不论在哪里,每一句I‘m from China都象征着你来自中国,一个让世界瞩目并正高度关注的国家,你是中国培养出来的人才,你来这里参会意味着你是一位受过中国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与耶鲁不同的是,在国外模联人看来,我们几乎都是代表着来自中国模联学术巅峰的大学人才,尽管可能能力会有些不同,但总体来说还是需要我们尽到自己的身份去准备这场会议,并且考虑到各个方面的可能性和突发因素去应对这场学术盛宴。

虽然知道很多国内知名模联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加这次活动,导致今年中国军团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是如果有机会再次参加这种活动我一定做足充分的学术准备,并在一年时间内多次参会不断提升自身学术能力和外交水平,为了那一份奖项而不断拼搏!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让闭幕式上主席团念起获奖名单的时候,我们会高呼,我们会雀跃,希望那一刻很快就会到来。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