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石京晶

2019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参会报告,尼森模联,哈佛模联

作者:石京晶

尼森模联代表团 | 世界卫生组织 | 新加坡代表 | 北京大学

本来本科阶段就打算报名参加的哈佛模拟联合国会议因为各种缘故拖延到了研究生上学期,但也是这拖延让我有了更加充分的时间来准备这次模联的事情和学术方面的基础知识,同时由于较为年长并且平时一直关注美国问题、本科的第二专业英美文学的促进让我对美国文化的了解更加深入,虽然初次到达美国却感觉更像是见到一位老友,对其做了一次深入调研并且收获多多。在正式参会之前,我所在的中国代表团对美国著名大学和景点进行了重点参访。让人印象深刻的不仅有著名的政治地标例如国会山、林肯纪念馆等,还有文化艺术场馆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百老汇歌舞剧院等等,还有当地的民俗和风土人情等景象都另人着迷。

作为世界顶级的模联活动和模拟联合国大会的发源地,今年是哈佛全美模拟联合国(HNMUN, Harvard National Model United Nations)第65届峰会,汇聚了来自全世界60余个国家超过3000名代表。不论是在话题的丰富度和深度方面,还是在代表的专业性与学术准备程度方面,今年的峰会都再次刷新了前几年的级别。我很荣幸能够担任中国代表团中新加坡代表团的首席代表,所在的委员会是联合国大会下属的世界卫生组织,全场有150个国家共计三百名代表。我们在会期中主要就两个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第一个话题是有关残疾人与特殊需求人群援助的,第二个话题是有关反抗生素滥用及其具体解决措施的。在会议开始之前,我们两个代表新加坡的双代就会议背景文件和立场文件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学术准备。

在第一个会期里所有代表就有关话题的顺序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其实在模联会场上,第一个会期关于话题顺序的议程设置的争夺就已经能够很明显的反映出话题的热度以及各个代表之间的权力博弈状况了。经历火药味超级浓的三个小时之后,我们所在的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将第一个议题作为整场讨论的第一个话题。实际上这也成为我们整个会期间唯一讨论的话题。我能够明显感到当这个结果出来之后,会场上有一半的代表都对此感到非常失望。但是我所在内的包括我们中国代表团的蒙古、沙特阿拉伯、新加坡以及巴林等国的代表,却谓之欢呼雀跃。因为我们确实对第一个话题更感兴趣,并且认为这更加符合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余下的会期中,我们和各国代表进行了深入的讨论。首先就是在会场上按照点名的顺序以及发言名单,我们进行了简单的立场陈述。虽然说之前也有过英文模拟联合国峰会的参与经历,但是像这样第一次在全英语环境中与几乎全是英语母语者以高强度、高反应这样的状态来回应所有代表的提问的时候,还是有稍许不适的。值得我们学习的是,来自美国本土的非常优秀的学生的思辨能力和演讲能力,以及反应能力都是超群的。同样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未来优秀的青年领袖的身影。甚至为了一个话题,他们可以做到好几天不睡觉,不吃饭。身处这样的一个接近“非人”的环境中,我们所取得的成果也是非常大的。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发言展示讨论和博弈中,我们对于第一个议题的看法越来越达成一致了。到了第三个会期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已经成功的把多份工作会议文件转化成了决议草案。当然,在此过程中,我们发现很多国家也存在一些倒戈的行为。这也就是说在我们形成各个利益集团之后也仍有很多国家向墙头草一样,处于犹豫不决与观望的状态。在我的领导下,中国代表团在世界卫生组织这场会议中的表现是非常团结的。因为可能由于大部分同学是初来乍到对于模联的活动规则以及其背后的意义不是很了解,我就有针对性地对他们进行了较多的学术指导,也让我们在第一时间达成了非常多的共识,大家后来的表现也是进步神速的。我所在的这一个利益集团的领导之一是来自哥伦比亚的代表,他是非常优秀的一位代表,和他的双待一起代表了伊拉克。同时还有一位来自委内瑞拉的代表,代表的是加拿大。我们三足鼎立,基本上就维持了这个利益集团的稳定。我们不仅积极地团结住了我们第一集团中的每一个国家。也很大程度上应对了外来的压力,尤其是西班牙的来回像墙头草般的冲击。当然最后我们通过游说和互相的妥协也很成功地留住了他们。经过四天的紧张的议程,当全场最后只通过了我们的利益集团的那份决议草案OHANA(西班牙语中有家庭的意思)的时候,我们全部的代表都站起来鼓掌,主席团也为我们感到非常骄傲。

我们事后总结说,“大家的决议草案都是非常优秀的,但是只有那些不是只通过利益博弈,而是真真正正的让各国代表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其魅力的那种决议草案并且能够顺应时代呼声的才是真正能够被通过的决议。”所以那一刻我们是十分激动的。当然,整个模联会议就我们委员会来说,可能显得比较清闲。因为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两个议题与其它委员会稍有不同。类似裁军委以及经社发展理事会甚至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几大委员会所讨论的议题实质性是比较强的。然而我们世界卫生组织由哈佛模联大会挑选的题目确实是比较宏大的,说实话从学术准备上来讲存在很大难度。但是由于前期我们一起在培训中注意到了各个细节,所以说在会场上还是比较能够游刃有余的。当然,这次参加哈佛模拟联合国活动,我们也同时找到了与外国代表的很大的差距,之后在社团的培训和相关活动与会议中会更加注意改进,但也在议题的学术准备、英文演讲与辩论技巧、外交谈判实践方面有了很大进步并发现了自身的潜力。除了正规的会期之外,哈佛模拟联合国大会组委会还为我们安排了好几场社交活动和晚宴,让我们有机会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代表,并且与他们切磋才艺,介绍自己的国家,收获非常大。在晚会中我非常有幸遇到了我们会长的主席,他们竟然认为我已经是多次参加哈佛模联并对我们的发言做出肯定。还遇到了学术总监,是一位法国人,与他的交谈也让我们获益良多。我还清晰地记得我们当天晚上有中国代表团组成的展台展示自己的风土人情。虽然显得“又红又专”,但是很明显许多外国代表都被我们的展台吸引住了。我们给他们发我们事先包好的红包以及印有中英双语的二十四字的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用小卡片,向他们传达来自中国的新年祝福并且讲好中国故事。

最为精彩的是我们用两周时间排演出来的传统汉服舞蹈《破晓》作为开场舞将在场的各位外国代表深深地吸引住了。就我个人而言,我会场所在的几个外国朋友都来找我合影,并且表示舞蹈的文化底蕴和魅力令人深深折服。还有一个来自南非的一个其他会场代表主动来找我学习舞蹈动作以及关于中国文化的一些知识。作为沟通中国与外国的青年之一,我个人在这次活动中也是非常受益的。可以说短短四天的会期中难忘的经历太多太多时间也是流逝得非常快。到了最后一天,早上所有代表退房的时候我们还在行李房一起意犹未尽地讨论着前四天的各种细节。当然也很感谢整个代表团,每位成员的付出是由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悉心付出和努力才使得这一切变成可能。

不仅如此,14天的行程,让我们对美国的本土文化尤其是东部的多元的文化,有了更加深入的体会和了解。首先,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本次到达美国更像是去会见一位老朋友。许多在书本、电影以及其他渠道得到的知识都在那里以生动的全景体验方式变现了。当然也存在很多的不适应,以及感到很新鲜的地方。但总体上讲对我而言是一次积极融入当地社会人情的国情调查,对我之后的学习生活也是非常有帮助的。第二就是与当地的人进行交流后发现其实各国人民都是一样的。比如在过安检的时候,官员也会非常可爱地和我聊聊家常;在买东西的时候,店员也会和我聊聊天,并且鼓励我把自己的钱捐给残童残障人士让他们受益。我自己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经历,就是在大都会博物馆外面一个小摊的老板竟然问我“你是本地人吗?”他的友善和温暖,让一个初来乍到的游客感到非常舒服。可以说,像纽约、波士顿一类的尤其是美国东部的这些大城市,总体给人的感觉是包容性非常强的。但同时他们也会有一些根深蒂固的观念。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多多了解之后理性地平衡这两种心理之间的落差。此外就是对于美国文化的多面性的再一次的认识。通过之前所提到的参观国会山,林肯纪念馆,观看歌剧等经典活动价加之对联合国、各大高校的参访交流让我们对美国有了全方位的体验和认识,一方面熏陶于其价值观但又更加全面的地认识到了其制度的利弊。

总而言之,这次参加哈佛模拟联合国活动不仅开拓了我的视野,也让我有幸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相互扶持一起努力进步。山高仰止,未来可期。我们之间的故事,未完待续。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