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陈姝宇

2019世联会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陈姝宇

尼森模联代表团 | High School General Assembly Second Committee A 委员会 | Yemen | 青岛中学

一场英文场的模联和英文模联有什么区别?

没去到世联会前我经常这样想,这两种模拟联合国能有什么大相径庭的地方?于是本着可以见多识广的心,我毫无心理负担的参加了世联会。但在我听到第一声从牙买加代表嘴里说出的“delegate”,就发现这截然是两个世界。

自己对议题的接收,输入和输出都要转换成两个频道,在每一次大脑的语言处理中,都会花费很长时间,有几个较长的议题甚至没有时间思考就会转换到下一个。在众多的native speaker里我显得弱小可怜,在这里不是认为应试教育不好,只是在应试教育的体系下的我出现了很大的交流问题。不仅仅是我,还有同场的很多中国学生,他们有着极其活跃的思想和辩证的思维,能提出很多有意义的议题,也有很多独特的意见,在思考方面远远由于从其他方面的选手,只是语言的输出和表达让他们的思考无法通过英语表达出来。

英文模联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换,除了大脑内所存储的知识以外,要流利地通过语言的介质说出来。在一开始所有人都想把自己所有要说的话都一句句的安排好,由此来解决语言上的困难。事实上,如果我们把语言转化为中文,我们通常都是通过关键点作为语言中心,围绕来发表自己的意见。

当我提心掉胆地过完一个会期后,认为自己可以拿起手机放松一下。来自巴西代表的一句:“Hey!Where are you from?”开启了我跨越文化社交。在国内的英文模联里,大家最大的差异就是来自不同地方的地域差异,但总的来说大家从小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不同很多,但相同点也不少。而在这里,如果你不提前准备准备,你会在聊天介绍传统时突然卡壳,只因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有许多专有名词让你不知从何说起。好在这里的同学都非常有礼貌和耐心,他们善于聆听你的阐释和你交流,当你唠完一场嗑后就会发现你更加适应了英文的语言环境。

在中国文化下,我们都在倡导谦虚内敛的美好品德,这是很多中国人成功的秘诀。在世联会上,我谦虚内敛的品德却让我吃了很多亏。虽然很多同学是来这里体验模联,但是还有很多人是冲着“best delegate”来的,这些人有极强的表现欲甚至来拿走解释,随意删除添加你在维也纳会谈上的附议。在会场上,是很难在别人拿走议题后去据理力争,只能在后面把你的意思传达给维也纳会谈的leader让他们改正。闭会后,我同其他代表在谈论时,他们对于我不去争取leader的行为很不可思议。的确是这样,勇气是推动你表现的极大因素,谦虚和内敛不是用来让渡自己的思维,贡献自己的提议。谦虚和内敛是成功后不焦躁的品德,而不是会议上怯场的借口。

世联会相较于普通的模联更加的多样化,特别是在地球村的活动里,中国代表在会场和活动中的内敛因为台湾席的设置烟消云散。很多硬核代表直接去找组委会反映此事,并要求给予解释,一国两制的明信片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地球村活动——“one country, two systems”。

总体来说,参与这次活动是我模联生涯中的一个重大转折,它让我意识到了这个活动所带个我人生的影响,在放宽眼界后我才发现和平事业还需要多少努力。我们常常被眼前的和平蒙蔽双眼,甚至身处安定的国家就有种认为世界太平的感觉。这一切也仅仅停留在感觉上,大到也门内战连夜的炮火,非洲深处动荡混乱的社会,小到偏远地区皮包骨头的儿童,某个小作坊里被虐待的妇女。当每一件触目惊心的社会问题被深刻反省的时候,这些经受的人才不会白白的走这么一遭。而我们在模拟联合中才发现原来世界上有多少冀希都等着联合国去拯救,多少水生火热被人们遗忘,多少不公的对待需要我们的帮助。

而“代表”这两个字就在告诉我,虽然这只是一个人活着,但他可以让更多人更好地活着。正因这些人的存在,世界才能给希望一个最好的交代。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