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吴晓沐

2019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参会报告,尼森模联,哈佛模联

作者:吴晓沐

尼森模联代表团 |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 沙特阿拉伯王国代表 | 南京大学

下面即将出现的这篇文字,与其说是一份参会报告,不如说是一个老年人叽叽喳喳的碎碎念。2月份的时候,正是年味最浓的时候,触目所及全是喜庆的红色。大年初二我拎着拉着拖着我的包,裹成一只粽子准备出发去美国。伴随着我妈“最近美国有几个人有人冻死了耶,你去之后注意保暖”的话语,我就这样圆润地出发了。坐上飞机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何况我本就是喜欢过年的。

参访学校与UN

行程里是首先进行吃喝玩乐的勾当(啊哈!)。无论是后来让我循环播放的歌剧魅影,还是曼哈顿岛上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晃荡,都让我印象深刻,不过我在旅程开始前最感兴趣的,还是参观几个学校和UN总部。而最后四天则是大家一起去哈佛开会。作为一个小孩子,难免有几个在藤校的男神女神,比如詹青云,比如庞颖,比如我爸或是我妈哪个朋友家的女鹅或是鹅几。这让我此次旅程的开始更加充满向往。普林斯顿、宾大、西点、耶鲁、哈佛……参观的学校太多我就不一一赘述了,只想分享几个非常impressive的瞬间。

在普林斯顿的时候,天气十分晴好,天空蓝得让人落泪,时不时走过人似乎都朝着我们微笑(好的,我的新文艺滥调又出来了)。我们在一位在普林斯顿上学的小老哥的guide下参访校园,经过图书馆的时候,透明的落地窗微微反射着阳光,显得晶莹而干净。透过窗子我看到自习的人们和自习桌后面美丽的书架(我一直对图书馆和书店有种特别的感情)。这个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抬头看了我们这里一阵子。我远远的其实并没有很看清。但总觉得是我自己认识的一个人,没错是众多男神女神中的一个。这一番神遇也着实让我感慨了一番,晚上回屋和我双代着实絮絮叨叨一阵子。并且两人一同下了决心,好好学习,好好开会。

在耶鲁和哈佛的时候我们都去了书店。我在前面说过,我对书店一直有着情结。所以尽管书店往往是我们参访校园的最后一站(我一度想要冲动消费搬指环王回去),但往往又是我最不舍离开的地方。在耶鲁的时候我感觉很静,这种静难以描述,简直莫名。也许是耶鲁做旧的建筑使然,走在校园里,恍惚间简直能听到雪落下树枝的声音。明亮,干净。使我不免心生向往,并且非常大猪蹄子的表示耶鲁比哈佛更戳中我。在书店我转了一圈后看到一本小书,于是剩余活动时间我都开始看那本小书,我终究没有买那本书,因我总觉得我回到这里来看要更有感觉,所谓“印证”。从耶鲁离开之后其实还有各项有趣的活动,并非直接就去了哈佛,那么我就直接跳到参访哈佛好了。小时候小孩子们都不免做梦要成为哈佛少女,虽然现在我已经上大学了,而且果不其然没有在哈佛(嘤 发出做梦的声音)……但是并不妨碍我对她的热爱!所以到了哈佛之后,看到这些曾经小时候在照片上看到的景象,实在很有些一些感触。尤其在书店的时候,我拍下一张照片,回去整理的时候看到就愣住了,跟我从前的电脑屏保长一模一样。我还记得我还是一个小团子的时候,在家里电视上看乞丐博士,随后便对这个地方看起来很有年纪的红色建筑、红色旗帜念念不忘。那天晚上,雪变成了雨,淅淅沥沥,都好像下在我心上。

在UN的时候我们有一个guide,是一位谈吐非常从容(还有点可爱)的韩国人,他向我们展示了联合国三个宗旨、SDGs以及我们当天参访的四个下设机构的主要职能。我们非常幸运进到了GA会场里面。遥想去年年末的时候我还守着直播看联合国大会,今天居然就已经站在那些人们所站立的地方,感觉十分奇妙。最奇妙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其实一直在像复读机一样复读过一句话“The UN was not created to take mankind to heaven, but to save humanity from hell. ”而我在UN参观时看到的第一个墙上的文字竟然恰好就是句话,那种心情的确是很难复制了。临走前在楼下给留守在南京的几位好朋友们以及粑粑麻麻寄了大概需要漫长等待才能到达的明信片。

那天下雪。

参会期间

我所在的委员会是双代,而此前我也非常幸运地拥有了一位非常有趣的小老哥作为我的双代。这位来自东北的美丽妹子简直就是个小活宝,让我们深夜趴在宾馆床上学术的日子也充满了欢声笑语与智障一般的魅力。我们委是UNEP,一个听起来非常平和的委员会,但我此前听人偷偷说即使是非常平和的委员会大家也能“吵”起来,不由得让我感到非常有趣…并且更加盼望参与了!亲临开幕式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大。毕竟在国内的时候,一次性开十来个委员会都算非常大的会议。哈模光常委就远超这个数字。在PARK PLAZA HOTEL的大厅里,来自各国的同学挥舞着国旗,唱着母语歌。真的是真情实感地感动了,尤其在我方同学迅速占领楼上一个绝佳位子悬挂国旗的时候,实在很难不在唱国歌的时候阐发一些别样情绪。

和大多数会议一样,当天晚上是第一个session。但很多人基本上在开幕式结束之后已经开始social起来。我和双代也一样。但整个宾馆每一层都是MUNer的壮观景象的确不多见,所以寻找本委员会的代表就变得格外困难。在会期前我们遇到了本委员会的Korea,Italy等国家,并一起聊了议题相关。UNEP的Topic A是Refugees in Relation to the Environment, Topic B是Ecotourism。我代表的是沙特阿拉伯。我和双代准备的时候就感到有些脑阔疼,原因是对于难民问题,沙特这个国家本身就相对不是一个核心国家,更何况沙特甚至不在1951难民公约和1967难民议定书里,所以先讨论Topic A对我们来讲就比较劣势。而相反,Topic B 关于ecotourism方面,我们就相对更有话语权,比如沙特首都利雅得,就已推出了相关programme来促进。我和我双代之前讨论很久,我们看过整个会场所有40个国家,觉得先讨论Topic A的可能性仍然比较大,而会前和部分国家代表的交流也证实了这一点。有一点需要说的是,虽然在国内的时候我们也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在同等情况下,我觉得哈模的代表某种程度上更加坚定。会前交流的时候,我们甚至了解到像一些国家甚至根本没有准备Topic B,将全部精力投入到Topic A的准备中。所以此时我们试图说服他们时,不论理由如何、是否合理、是否也符合该国利益,他们都坚定不移地要先聊Topic A,所以此时说服本身便变得不重要了。意识到这一点,我和双代决定调整策略,在Topic A中也要积极参与,以达成合作、完善框架为主要目的。因为根据联合国的资料,145个批准1951 Convention和146个批准1967 Protocol的国家中,尤其是在本委员会的国家,虽然正式批准了这些文件,但伴随着相当的declarations and reservations,这些reservation和沙特本国对于难民问题的倾向也有相通之处,可以留待协商合作。

每个session都各有各的好玩,不再详述。总结来讲,开会期间有三个非常深刻的体会:第一,语言能力要求大于学术能力要求。在相当一部分代表都是native speaker的情况下,坦白来说他们的语言优势是非常大的。而代表发言给我的感觉是更注重演讲和感染力。因为在国内往往代表们会更为注重内容与逻辑,主席往往也会强调这一点,比如不要重复前面代表的内容之类的。但是本次会议许多代表其实发言也在讲同样一件事情,只不过花式讲罢了。所以客观上在试图总结他们说了哪些点的时候,其实都挺类似,而且本国特色也不是特别明显。但不得再强调一遍,他们的演讲能力真的很棒!非常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比如给我),甚至我有一种刷新了参会体验的感觉,这和在国内有些时候大家不太好意思讲话有明显不同,他们非常敢讲,也善于讲。第二,主席干预要比国内会多。我不太清楚别的委怎么样,但至少在我们委,能明显感受到这一点。第三,backstab要少一些。大家真的都贼nice,一起吃饭一起做走廊上写DR的时候都能真真切切感受到这种nice。在不同个bloc里来回周旋的国家也相对到少。倒不是说反水啥的就是不nice,只是感觉上骚操作不是那么多,一般都是一个bloc到底。以及我必须要着重提的就是大家贼可爱的给bloc起名字,给我印象深刻是China那个bloc,起名SWEETHEART。而实际上这两位来自芝加哥大学的China代表也的确堪称本会场SWEETHEART,非常甜心(必须拥有姓名)。

快要离开波士顿那天,我和我双代说,可能之后想起在这些天发生的事儿,都感觉像梦一样。而实际上我在电脑上打着这些字的时候,也的确感受到了一些明日隔山岳的怅惘。然而我始终感谢这样一个机会。为什么感谢,为什么念念不忘,答案就留给我自己吧!波士顿,来日再见啦。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