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朱之蒙

2019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参会报告,尼森模联,哈佛模联

作者:朱之蒙

尼森模联代表团 | 社会、人道主义和文化委员会 | 蒙古国 | 大连外国语大学

行前培训

因为在大连读书,所以错过了前几次培训(流下了心痛的泪水),最后一次培训前夕突然发烧,但在领队小姐姐抛出的课程表的诱惑下还是赶来了,现在依然记得因为雪天飞机延误导致过了12点才到达中青,一个人拖着箱子在漆黑飘雪的夜里开导航找宾馆的感觉哈哈哈。本来很担心虚弱的身体状况会影响听课效果,没想到从周六上午听完第一节课后就神清气爽异常亢奋,日常被淹没在俄语的海洋里鲜少有机会接触高质量的国关学术讲座,自己虽然高中就入模,但一直只是参会玩耍来一个议题准备一个,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相关理论知识,因此尽管从早到晚6点结束听课,脑壳一片混沌也难掩醍醐灌顶的喜悦感。外加能和多位亲切温和的外交官们近距离接触交流收获鼓励,强烈建议条件允许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培训,珍惜机会!(PS: 在结束两天高密度的课程后我的身体就地复原了——学术培训的神奇疗效哈哈)

学术准备

对会议的学术准备从12月中旬拿到一轮BG就开始了,恰逢期末季,于是就开启了复习累了看会儿BG的快乐阅读模式。66页的原版BG工程庞大,于是我重点阅读于议题直接相关的部分(大概14页),查阅所有生词,做笔记留问题进行延伸,前后过了三遍,其余部分比如委员会介绍、议事规则等就采取泛读。读完BG差不多就是催交PP了。作为蒙古国首席代表,本次哈模分到的委员会是GA3,第一次交PP的分工是我写Topic B rights of gender and sexuality, 从整理资料到文章成型的一礼拜基本都泡在图书馆,拿到导师修改意见后,因为我的Topic B修改幅度较小,于是把Topic A rights of civil disobedience的立场文件也重新写了遍,因此对两个议题都比较熟悉,也分别买过两本和议题契合的书(其中一本Gender and the Great War在联合国总部bookstore剁手买的,只来得及看了一小部分)。

汉舞表演

这次哈模最出乎意料的事情大概就是担任舞蹈团团长了,虽然小时候曾经学过7年的民族舞,但N年没有练习的我无比惶恐,为此去练功厅对镜练习了一礼拜。旅途中没有专门的排练时间,全依仗大家行前自学以及晚上在宾馆大厅练习。尽管有种种困难,比如全团中只有一位小姐姐学过民族舞,其他人都是不同的舞种;白天行程紧晚上回来晚,最早也是9点多,有时甚至10点后才到,排练时间非常有限(总共4次集体排练第5次就直接上ballroom去啦),但是现场演出非常非常棒!大家完全没有怯场没有出错!(依然记得第一次排练时群魔乱舞的场景)表演结束后我团小姐姐们就被各处外国代表夸赞拉去合影(骄傲脸)。总之是次非常难忘的经历!

会前参访

在领队们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耶鲁、哈佛、西点、普林斯顿、MIT等美国顶尖高校,游览了联合国总部、大都会博物馆、林肯纪念堂、帝国大厦、第五大道等著名景点。宛如城堡的校园建筑,步履匆匆却又神采洋溢的行人,让人心生无限向往,即便无法成为这些顶级名校的学子,也想无限接近成为和这些校园里的学生一样努力奔跑的人。而联合国的参观更是让曾今遥远的梦想变得亲切真实,在一位联合国女官员的带领讲解下,我们参观了几个当天没有会议进行的会场,而在讲解结束后我向她询问了一些和人权、公民不服从的问题,得到了什么耐心的解答。

哈模会议

第一天下午开幕式,我团再次占领高地并非常强大地抢到了最前两排的观众席,唱国歌,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让我印象深刻听到韩老师喊 “Where are we from?”大家站起来一起喊“China!China!China!“那一瞬间真的感受到了强烈的民族荣誉感。

紧接着是第一会期,用于setting agenda。在前期的准备中,我和搭档一致觉得在两个议题与本国有一定关联度的情况下,讨论Topic B 更容易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并就这一点和同会场的其他中国代表达成一致。因此在当天下午抵达会议酒店时,我就开始努力四处寻找同会场小伙伴,了解他们的preference并游说他们选择Topic B,就当我们判断Topic B的支持代表国将更多并为之高兴的时候,会场主席宣布我们会场将用平等时间讨论两个议题并最终以rewriting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的方式出DR。这意味议题的选择根本毫无影响,这让我们感到有些失望,而随着会议的进行,我们逐渐感受到两个议题同时讨论的模式对习惯传统会议的我们带来的种种不适与挑战。在GA3这一人数规模最大的会场,200多名代表,2个议题,这意味这会议的进度将前所未有的快,每个上台发言的国家都有新的观点,一轮发言结束后很快近半数的代表离席进行文件写作,会议进程高度依赖文件写作进程。第一会期我争取到一次主发言(效果平平),一次motion(别的motion先过了),在观察中逐渐发现了一些过motion必备的心机。于是在第二会期开始提了一个我认为全体代表都会感兴趣的motion,并获得几乎全票支持,我选择了最后一个发言,利用这一小段时间差和我的搭档进行简单的彩排,终于在哈模完成了一个一唱一和(假装)的发言,并在结束后收到了不少合作意向的page。

应搭档的要求,我和的乌龙,由于我们两人都是第一次双代英文委,两个人的沟通不够即时,导致他和我先后加入的bloc不是同一个。。。犯下了两个topic分别和两个不同的bloc工作的错误。而由于之前为了参会体验感,开过的3场英文委都是30人以下规模,运气好拿到的席位也都不错,缺乏小国会场求生经验。现在反思,跟着实力非常强大的 bloc走,不如自己去组建一个小规模的bloc, 这样还能争取到DR展示中较长时间的上台发言机会,刷出更多存在感,我们会场的Qatar代表就是这样做的,也成为了为数不多非母语获奖的代表(与人沟通的时候非常亲切真诚,其中一个小姐姐还会说中文),比起母语代表,像Qatar代表更适合我们中国学生学习了!虽然在强大的bloc里存在感微弱,但还是收获很大,母语代表brainstorm起来的速度真堪比机关枪,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跟上他们的point(全听懂是不可能的,反正我不行)。每次开始讨论是都会让所有人轮流发表充分意见,想要表达的点都能被倾听到。有几次我实在累得脑子打滑,旁边的Iceland代表就会告诉我现在讲到哪里了,受虐与温暖并存了。

结束语

哈模早已结束,但我脑中至今还能浮现出那些来自西点、宾大、布朗等等代表神采奕奕的样子,依然可以想起主席、代表鼓励的话,在蹦迪现场感受到的work hard, play hard的精神。No one is good at start, just try your best. 震撼的哈模之旅结束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