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王果然

2019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参会报告,尼森模联,哈佛模联

作者:王果然

尼森模联代表团 | 美洲国家组织 | 海地代表 | 中国农业大学

序言

回到梦想起航的地方,站在历史前进的潮头,感受初心的力量。模拟联合国会议,起源于美国哈佛大学,依据其运作方式和议事原则,围绕国际上的热点问题召开会议并进行讨论。此次2019哈佛模联会议,是中国农业大学第一次以成团建制的形式登上哈佛舞台,国际交流协会第一次申请到以中国农业大学为学校名义的整代表团。

时值即将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代表团准备在此国际平台上,为来自全球各大学校的年轻学子展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农业方面的历史性成就,展现我国农业发展的现状并突出我校在“三农”以及扶贫方面的成果,树立农大学子形象,讲好中国故事。

开场

作为一个进入模联圈儿近七年的学生,我在会务做了两年,学术水平不算很好,且不是国际关系专业的学生,在建构、国际关系分析方面理论水平有待提高。因此,在收到国家分配之后,我就去了国家图书馆、海淀区图书馆、学校图书馆以及外网智库去查阅了大量关于委内瑞拉、中南美洲的政治经济关系、历史人文的资料,并在联合国很多决议中寻找政治框架合作的现有成果。做好资料准备与文献回顾对于开好学术会议是至关重要的。

除此之外,我在京内、出京担任代表或者主席时喜欢做一件名叫“复盘还原”的准备。这里有三个原则,一是做到知己知彼。特别是对于英文会场而言,如果自己的英文水平不足以支撑长期的英文发言,更加建议在做会前准备时,自己block内部国家的立场如何?会不会出现内部国家不按照block组队?自己在block内采取什么策略?其他国或者对立的block的基本观点是什么?会不会出现反现实的“大国对抗”、“小国同盟”?二是复盘,还原的是会场,就要做出预判,根据会场的节奏以及主席团的引导不断调整自己的预案。比如,如果会场一开始不是讨论自己准备的Topic A,或者主席团的引导不在预期期望的范围内,这个时候就很容易被“带节奏”,因此第二个原则就是会前同时准备策略性发言和某一领域的细致资料。小切口,自己的充足准备可以主动提出动议讨论,并借这个机会试探block和那些急于在会场率先扮演“leader”的代表。策略性发言则要因时而动。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成长于东亚大陆文化圈,我们的价值观、方法论、看待问题的角度都不会与欧美国家的学生一致,甚至在某些方面天壤之别。这一点对如何讲好中国故事非常重要,我会在后文详细论述,但就做会前准备而言,如何平衡好“代表国”与“母国色彩”的文化差异,是我们应当思考的。

起平

我们来到真正的联合国“朝圣”,无数次的期待,真正身临其境却坦然平静。一点感悟:当有志于外交的青年才俊已经站在真正的联合国主会场的主席台上发言,就是对MUN最好的诠释。

峰谷

在经历了游学参观之后,我们来到了HMUN的所在地,波士顿,一个让我甚为欢喜的美国城市。在抵达酒店后,我们很快就迎来了开幕式。我被赋予了一项崇高、严肃的政治任务——第一时间抢开幕式二楼的小平台,挂五星红旗和共青团团旗。其实说实话比较紧张,生怕自己完不成,因为在门口排队的时候我已经在第三个,前面来自哥伦比亚、法国的代表多为比我高半个头的男生,就像一堵墙一样挡在我前面。急中生智下,我跟他们讲,我说我有点儿喘不过气,你们可不可以稍微让一点点小空间给我一点儿fresh air? 他们看我捂着胸口就让了一些,我迅速得悄悄把一条腿放在了那里,使整个身体成为“冲刺状”。一开门,我直接冲上二楼抢到了最前排的第一个小平台(笑),挂上了我们鲜艳的五星红旗。

在开幕式即将开始时,整个代表团高唱国歌、歌唱祖国、走进新时代等反映我们勤劳勇敢、奋发有为的精神面貌的歌曲。这是对爱国主义的一次集体检阅、对祖国热爱的一次集中亮相、一次展示新时代中国青年风采的良好机会。

开幕式过后,我们就正式开始了委员会会议。在第一个会期,我和我的双代(国际交流协会常务副会长)制定的策略是:不发言、先听和观察,听听他们的想法和观点,观察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们就委内瑞拉危机所采取的立场和措施。40分钟之后,除我们之外的代表都发了言,基本符合我对各种block的预期,即进行所谓的人道主义援助,改组委内瑞拉议会,进行所谓民主选举等等。于是,我便举起国家牌(此次我代表的国家是海地)进行发言。我在简短的两分钟限时发言里,就谈了连哥哥问题,第一,什么是人权? 我们对基本人权的定义是生存权和发展权。第二,我举例说,刚才代表们的发言都很精彩、很有见地,但是如果我是委内瑞拉的人民的话,家中无收入,社会秩序严重混乱,我根本不会关心什么新的constitution 或者 new regime,我只关心谁会让我的生活稳定。马杜罗政府有问题,但不能否认在后查韦斯时代他们做出的很多措施,马杜罗也是民主普选产生的总统,为什么你们会认为这样产生的总统不是民主的,而单方面宣告自己是新总统的反对派领袖你们却认为是民主合理的?

其实在这里,我仍然要强调价值观与文化差异,在西方价值观看来,这是委内瑞拉人民的选择,这是他们人权的表现,不应该做阻拦或者进行封锁压制。这背后的深层次逻辑在于,主权、人权哪方更重要。在东亚文化圈中,我们的家国情怀与家国一体的意识自然认为国好了家才会好,国是大,家是小;但在西方价值中,每个独立的个体才组成了社会、国家,因此个人的自由与个人自觉是占第一位的。从几天的HMUN会下自由磋商交流时,我认为今后在传播中国故事的过程中,更应该注重用他们的逻辑体系与话语来讲述才会达到深入其心的目的与效果。

前行

在几天的会期中,我们除了进行价值观的碰撞,更认识了许多来自世界名校的同龄人。他们对学术研究的认真与刻苦让我印象深刻。为什么讲HMUN是学术盛宴,就在于每一个参会的代表都在认真的做足了准备,在于大家进行思辨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受益良多,知识面、语言能力都得了提高。生活在西方世界的同龄人身上尽管有些我不敢苟同,但他们对于学术研究的钻研精神,对于国际事务的了熟于心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更应该让自己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和丰富知识广度、深度有机合一的学生。

模拟联合国是一个包容的平台,无论工作语文是中文还是英文,无论你参加过几次或者只是初试,在这里,你能锻炼领导力,培养国际化视野,结识志同道合之人。要做一个与人收获的主席;一个努力认真的代表;一名创新进取的记者;一个统筹全局的秘书长。还有,分享欢乐,与人愉悦的友人。

江山代有才人出,MUN,梦,是要传承下去的。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