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陈韵

2019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参会报告,尼森模联,哈佛模联

作者:陈韵

尼森模联代表团|北极委员会 | 世界驯鹿牧人协会代表 | 中国农业大学

前期准备

和第一天在大巴上自我介绍的其他同学不同,第一次参会的我真的可以算是实打实的一个“模联萌新”吧。刚报名的时候很不自信,害怕自己跟不上大家的步伐,害怕自己因为水平不够而出丑,但是尼森提供的会议培训很详实,在各位领队和指导老师的帮助下,拥有了一定前期准备的我也不那么战战兢兢了。

和团里的同学一起讨论BG,在繁忙地期末周通宵肝PP。我带着一份信念踏上了HMUN的路途。

会前参观

普林斯顿、宾夕法尼亚大学、西点军校、耶鲁大学、MIT、哈佛大学。

大都会博物馆、第五大道、国会山、帝国大厦、自由女神像、联合国总部、时代广场、歌剧魅影。

参会之前的游览让我长了很多新的见识。这些曾经遥远而陌生的地名在我的人生版图上也烙上了印记。跟着普林斯顿大学的长相酷似安妮海瑟薇的小姐姐一起逛校园,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用草莓和水饺给知芪过生日,坐着大巴车在西点军校四处游走。匆匆一瞥的耶鲁和MIT,以及最后的会议地点——哈佛大学。在短暂的游览过程中我生出了对这些世界名校的无限向往。

在大都会博物馆和第五大道上暴走,在国会山感受美国政体的衍变,身为团里的单反三剑客却和另外两个“摄影师”彼此忽悠下了帝国大厦,在轮渡上冒着大雪看自由女神像,走进真正的联合国会议中心,在时代广场上感知自己的渺小。

曾经读到过一段话: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我拉着行李箱穿过落雪的街,深一脚浅一脚地跨过人潮,看最后一点光线坠海。这没什么意义。

我搭飞机起起落落好几次,飞过季节和时间,耳旁有时是音调高低曲折的法语,有时是陌生地区的方言。这也没什么意义。

我途经茂密的森林、连绵的田野、荒凉的戈壁,夜晚的风吹在脸上,我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这依然没什么意义。

从不觉得看到可爱的景色,吃到当地的食物,遇见不同的人就是旅行的意义。旅行不过就是风尘仆仆地奔赴到某处再风尘仆仆地归家,能有什么特殊意义?更何况我们这一生做的很多事根本就无意义。

如果真要问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当我们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从眼前的生活中抽离,去探索这颗四十多亿年的蓝色星球,去触碰不同的思想和文化。出发,这就是旅行的全部意义。”

开会之前的东部游览,对我而言就是撬开我原有世界的笨重而狭窄的壳,走向远方,去和更广阔的世界的人们交换思想,感受文化碰撞。

正式参会

DAY 1

开幕式在酒店大厅举办,团里的男孩子抢到了最头上的位置,在栏杆边挂上了鲜艳的五星红旗。我们在那时把所有的爱国热情展露无疑,挥舞红旗、唱着国歌、用英语给各国人民解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每个人都声嘶力竭、面红耳赤,久久不能平静。后来全场肃静,由哈模主办方进行演讲。听完主席和负责人们的演讲后,哈模就正式开幕了。

我所在的委员会是Arctic Council,两个topic分别是The Responsible Use of Arctic Resources和Adjudicating Territorial Claims in the Arctic。

经过第一轮投票后,我们委员会选择了The Responsible Use of Arctic Resources这个主题先进行讨论。北极委员会代表不多,我作为NGO代表身份特殊,如果能把握好机会还是能够出彩的。不过一直因为是个实打实的萌新,所以第一天的时候不免还是会有一点跟不上会议进程。

随着各国代表的“Motion”不停交叠,我和几个准备得熟门熟路的子议题失之交臂了。看着native speakers镇定自若又信心满满的样子,我好多次低下头还是没敢举起国家牌。眼看着session 1就要结束了,我心一横还是闭着眼睛颤巍巍地举起了国家牌。

“Association of Reindeer Herders!”主席点到了我上台演讲。在大喘了气口气后我还是太紧张了,演讲过程中不停地磕巴,但是因为立意还是比较新颖的,吸引到了一些有共同利益的代表的注意。我下台之后收到了来自美国和日本代表的page,邀请我在自由磋商的时候加入他们的讨论。因为日本代表提出的Ideal Arctic更符合我“维护当地人民和生物基本权利”的立场,所以在Session 1结束之后我决定明早先加入日本的Block。

DAY 2

日本的Block以日本代表和西班牙代表为核心。他们很乐意听取我和丹麦代表的看法和意见。在几番探讨下,我提出了一个资源开发利用的会员机制。这个机制的实质是拓宽北极委员会的职能。通过三步走的途径,建立一个更完善的,既能保护当地人利益,又能促进资源的合理共同开发的系统。

第一步,聘请当地对生态环境了解深刻的人作为专家会议,给予他们较高的社会地位和工资水平。这样可以为当地人创造更多优质的就业岗位,也会让资源开发的推行阻力减小。

第二步,由上述专家会议制定相关的准入机制。所有想要进入北极地区进行资源开发的国家和地区必须通过一个entrance admission system的考核,考核完毕后获得相关的会员身份。这一举动可以有效地将资格不够的企业排除在外,防止北极地区的生态环境被过度开发或者污染。

第三步,参加准入考核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且每隔一段时间还要重复考核和评估。为了维持这个会员身份,申请单位需要每年上缴一定数额的基础会费。这个会费由北极委员会收取和保管,可以作为该地区投资的初步资金,为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一定贡献。

不过其实讨论并没有预期的那么顺风顺水,日本代表的WP有一点太过理想化了,担心不能通过的我带着我的剩余方案暂时脱离了Block。

下午Session 2开始了,此时我收到了UK代表抛出的橄榄枝。英国代表和俄罗斯联邦代表已经构建好了WP的基础框架,亟待吸取更多建设性意见。我将之前的方案写入了这个Block的文件后又提出了Ecological corridor的概念。用habitat、ecological corridor、environment这样一个由点到线、线到面的构思,将保证动物迁徙和预防森林火灾的监控系统结合在了一起。这个提议对整个block的作用很大,被作为一个亮点单独列了出来。看到自己能为团队做出贡献,对我来说也是很欣喜的。

晚上是哈模SE,经过之前数十天的排练,我作为舞蹈团的一员和其他几个姑娘一起在哈模大礼堂跳了汉舞。为各国代表发了红包、杯套、明信片。平时不善社交的我,也和大家一块滔滔不绝地传播起了中华文化。

DAY 3

正式加入UK的Project Blue之后,我的参会进程更加顺利了,也有了更多的勇气去演讲和参与讨论。这个Block中的所有代表都很乐于听取别人的意见、互帮互助,因此我们最后整理出来的WP也非常全面详实。整个会场在Session 3的时候出现了4个block,分别是日本代表领导的旨在建立更友好互助的资源开发关系的Ideal Arctic,英国代表领导的综合考虑当地情况和北极圈核心国家主权和利益的 Project Blue,德国主导的注重科学研究和环境保护的 Fire Work和中国为核心的基础设置投资方案 IPO。下一步就是合并了。经过紧急磋商后,我们和中国合并成了一个大的Block,也将双方的WP整合成了名为Blue IPO的新文件。其他两组则成为了Ideal Fire。

整合完毕后是互相质询的Q&A以及部分条款的修改。代表们的任务现在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代表上台进行presentation,一部分代表回答问题,剩余的在台下质询对方或为自己的文件提问补充。我因为观点比较犀利被安排为本组和对方的WP提问题。

在Q&A上我也发挥了自己的作用,针对日本关于在北极圈海域捕鲸的问题进行了一轮“发难”。

“You said that whales are only used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but as we all know that Japanese government is reported to hunting a numerous amount of whales for commercial utilization. If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this system breaks the rules, how could we believe that the other countries will follow these proposals?”问题结束的那一刻,会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响指,很多代表投来了赞赏的目光,递过来了写满认同话语的page。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一份责任,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模联人,更是一份身为一个代表的大局观和人文主义关怀。那个时候我才算是真正融入了HMUN吧。

DAY 4

第四天是会议的最后一个Session了。北极委的主席早早就投票完成了所有的会议事务,留了充足的时间给代表们发表对这次模联的感想。我回想过去的短暂而又漫长的时光,心里百感交集。这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参加模联会议、第一次当单代,我有很多做得不够的地方,但是还好,我已用了全部努力。尽吾志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我们在这里交换自己的见解和方案,文化碰撞却也相互交融。我从第一天怯生生的,半脱稿都磕巴的“胆小鬼”也成长为了基本合格的有责任、有担当的“Delegate of Association of World Reindeer Herders”。在这里我收获到的不仅仅是一份经历,还有很多的友情。

闭幕式结束后,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归程。

尾声

在回程的那天,我写了这样一段话。

我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偶尔疯一疯,偶尔做一做白日梦。偶尔闪现这样的想法“还没一起经历过夏天”,因而在冬天离开时感到有些遗憾。有些话像哈出的气一样在风雪中冻成冰疙瘩后哐嘡一声坠落下来,于是序章就是终章啦。你要不要捡起一些冰疙瘩放在新春的炉火上烤一烤,壁炉里兴许会回荡起没说出口的永别一般的“再见呐”。

HMUN对我来说就是梦开始的地方。这一次出行是终章也是序章。我开始接触到了模联,喜欢上了模联。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获得了幸福和充实。和委员会里的代表,以及中国代表团的诸位有了短暂的“一期一会”。有些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但是相处和共事时的那一份美好会在彼此的心里长存吧。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