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盛墨林

2019世联会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盛墨林

尼森模联代表团 | High School General Assembly Second Committee C 委员会 | Timor Leste |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模联这个词我并不是很陌生,早在高中以前便略有听闻,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么大场面的模联会议。尤其对我这样一个英语差到极点,期末考试刚刚及格,连良好都没到的人。当然说了你们也不会信,因为会场上我在和其他小朋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脸上总是泛着诡异的光,略带惊讶地说道:“不会吧,你英语这么好怎么可能才及格呢?”其实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就我这点英语底子,发言都要查翻译的人却能有勇气代表自己的国家集团三入谈判桌谈判,无数次地举牌阐述着自己的观点。也许是做事时的一种荣誉感罢。

WIMUN和国内的模联有很大不同,WIMUN更注重于协商和解决问题,而非会议的程序。代表甚至可以自己组织讨论,讨论的议题。同时,WIMUN的整个会期中不设投票环节,所有问题采用磋商的形式解决,当全体代表一致同意时就算通过。这虽然能使会议的成果得到所有代表的认可,但是使得讨论的环节更加漫长而繁琐,更考验参会代表的合作和交流能力。WIMUN在确认四个子议题后就会直接进入决议草案的书写阶段。决议草案分为序言性条款和行动性条款两部分。代表会先根据国家集团分别书写四个子议题的序言性条款和行动性条款。接着会将各国家集团的条款整合在一起,总数控制在三十条以内。接着会进行逐条复审,此时代表将分为支持修改和不支持修改两部分,代表可以提出修正案对条款进行修改,同时需要接受有其他修改意见和不支持修改的代表的质询并进行答辩。当争议过多时,主席就会暂时跳过这一条,在接下来的磋商环节继续讨论。在磋商环节,代表可以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并最终达成所有人满意的共识。之后再进行逐条复审,在所有人都同意后就形成了最终的决议。同时WIMUN还安排了社交晚会和社交舞会,代表们可以尽情地交朋友玩耍。

开会前一天晚上,我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有着“金色大厅”之称的联合国大会会议厅举办了开幕式。开会前两个小时,纽约还在下着大雪,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冬日的严寒当中。好在开会时天气转好,天空只有零星的雪花飘落。过了安检,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参会证件,我快步走进了联合国总部的大门。联大会议厅在二层,走进会议厅,才发觉“金色大厅”的由来。穹顶上斜射下柔和的金黄色的灯光,像圣光普照般照在下面一排排印有国家名的座椅上。作为东帝汶的代表,我的作为在大厅中央。正对着的是一个金色的联合国会徽,会徽下面是镶嵌着碧绿色瓷砖的主席台。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和电视上看到的一样。我从没想过能在这里开会,仿佛外交官一般置身在这人类社会的最高殿堂。开幕式上,代表们观看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先生的致辞,聆听了世联会主席的讲话。从他们的话语中,我读出了他们对我们青年人的深沉的关怀和殷切的期望,告诉我们世界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承担起化解冲突、维护和平、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历史责任,从现在做起,视全人类的发展福祉为己任,努力成为一个合格的世界公民。

第一天会前我们进行了一上午的规则培训,其实坐在后排我并没怎么听。休息时倒可以和来自六大洲四大洋的代表们交流客套一番,聊一聊各自国家的文化。

紧接着第一天下午就是正式会期了。首先是一般性辩论环节。每个代表有一分钟的时间。时间看似很短,也确实很短,以至于说不了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八十个人就是八十分钟,加起来也耗费了很长时间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接下来就是确定子议题的环节了。我们GA2C委员会的议题是“解决贫穷和其他发展问题”。围绕这个议题,代表们提出了许多子议题的方案。我提出的“基础设施建设”成功入选成为第三个子议题的一部分。在讨论第四个子议题时,部分西方国家代表在性别平等等问题上争论不休,讨论一度陷入停滞。最终我提出将各方观点整合为“社会发展”成功获得代表们的支持,成为第四个子议题。最后是分组书写条款的环节,我所在的不发达国家集团组长虽然是海地人,但是在组内其他中国人的帮助下,整体书写过程还算顺利。虽然出了一些沟通上的小问题,例如复制粘贴排版错误,导致部分代表对来自中国的代表发出不满言论,但最终问题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第二天的会议就没有这么顺利了。在确认条款的磋商中。组内虽然四分之三是中国人,但是却主要是外国人在积极地讨论。我虽然代表东帝汶,但我认为我的中国背景更为重要。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减贫事业的主要贡献者,尤其是在当今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剧,西方社会没能很好解决问题的大背景下,中国方案对解决这一世界性难题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我决定主动参加第三个和第四个子议题的讨论。我的举动成功带动起会场上中国人参会的积极性,连其他国家集团的代表也来找我交流对问题的看法。如果到这里还算顺利的话,接下来的逐条复审的环节就可以用地狱来形容了。一开始我基本在附议其他代表的提案,因为每一次举牌后,都会有三四个甚至七八个举牌的反对者,用一口流利到我听不懂的英语反驳这我的提案,以至于我哑口无言。因此我将重点放在了第三和第四个子议题上。原本以为讨论前两个子议题不需要耗费太多的时间。没想到针对前两个议题的讨论竟一直持续到第三个会期。在会期休息期间,我同其他国家集团的部分代表交换了意见,依照我的设想建立了一个“统一战线”,决定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保持沟通,遵循“求同存异”的原则,用一个声音说话,反对无端滥用权力干扰会议正常进行,恶意提反对意见的行为,并最终取得一定成果。虽然最终并没能带来太多发言机会,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会议进度,凝聚了代表们的共识。

这天晚上是社交晚会。代表们可以到不同国家的展台品尝不同的美食,体验不同的文化。非洲国家激烈的舞蹈令人印象深刻。

第三天上午是最后一个会期。此时部分委员会已经休会,但因为我会存在的分歧,依旧有部分第三和第四个子议题的条款需要继续讨论。在第四个子议题上。哥伦比亚代表提出区域协调发展的理念,却遭到部分国家强烈反对而不能通过。我附议了哥方代表的观点,并用东帝汶和中国发展的部分事例进行反驳。阐述发展中国家在区域协调发展中能获得的巨大经济效益。最终在我们的坚持下,代表们达成共识,同意将发达地区通过基础设施建设等方式帮助欠发达地区发展。同时,我还提出了政府要进行科学有效的宏观调控,同样获得代表们的支持(其实本来在我说完以后,几只反对的手举了起来,我本来心想这回凉了,可就在这时火警响了,会议被迫中断,五分钟后继续开会时反对意见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只留下风中凌乱的我……)。在完成这些讨论后,代表们最终达成了共识。伴随着主席一锤定音,会议结束了,全场响起轰轰烈烈的掌声。大家都沉醉在这来之不易的共识带来的喜悦中。也许,WIMUN的魅力就在努力解决分歧的过程中罢。就像一个小联合国,永远充满分歧与挑战,但对发展的信念,总是能使我们跨过民族、信仰、意识形态的差异,找到适合所有人的共同的解决方案。解决贫穷和其他发展问题是人类社会最重大的挑战之一,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紧密配合。相信有一天,世界也能像会议中一样,达成解决问题的共识,最终结局贫穷和其他发展问题。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