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董润

2019世联会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董润

尼森模联代表团 | High School General Assembly Second Committee B 委员会 | Nicaragua | 浙江省温州中学

仍时常回忆起在虹桥机场的那个夜晚,即将踏上飞往纽约的班机时,跑道旁深黄的灯光渲染下那一种不真实的味道。作为一位模联经验几乎为零的小白,毅然踏上世联会的征途完全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回国后惊觉对无数模联人来说,世联会一遭定当比一场朝圣之旅。又仔细梳理自己的成长,心中便产生一股骄傲和幸福之情。如今只感谢当时的自己勇敢地迎接了未知和挑战,感谢尼森模联的老师们,才使我得以拥有这一番不平凡的体验。

会前准备

之前向学姐打听的时候就被告知,全心打一场模联会议,除了会期中努力地get involved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会前认真的准备。是的,回想起来,除去会期中英语能力,罗辑思维等等全方位的提升之外,让我最有成长的阶段便是会前的准备了。它大致可以分为三分部分:1.调研(结合背景文件)2.写立场文件3.会议流程学习 4.英语能力(个人认为对于我们高中生来说将会是最大的挑战)。

1.调研

调研阶段分为委员会调研和国家调研,我主要侧重在国家调研上。说实话在满怀憧憬的询问我妈我分配到啥国家却得到尼加拉瓜(Nicaragua) 的回复时我的内心是失望的,毕竟咱都有过扮演大国制霸会议的憧憬。迫不及待地百度尼加拉瓜后我的失望进一步加深了:它居然是一个北美洲的落后农业小国。However,必须要打起精神去调研。谁知道呢,在仔细研读背景文件和委员会报告后,我对尼国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我所在的委员会的topic是信息与通讯技术对于可持续发展的作用(主要建议解决的问题有很大篇幅关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尼加拉瓜作为一个互联网使用率在5%作用的ICTs落后国,或将成为这场会议中的核心利益国!这下我就有了为我的国家尽心尽力抛头颅洒热血的激情。事实证明,扮演大国和小国有不一样的策略,是不一样的体验,却可以获得一样的高度参与感和成就感。

做国家调研的时候你将接触到许多你过去从未有机会了解和探索的领域,拓展视野,将自己安置在一个重洋之外的陌生国度,跳出中国式思维、常识,站在别的国家的角度思考问题。它助你形成国际观,明白世界并不是一个理想美好的伊甸园,国与国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纠葛。我首先泛泛地记录了尼加拉瓜的基本情况以及目前的主要issue。当然最主要的精力应当是找与信息通讯有关的数据。这着实是一个挑战。倘若你在国内百度或google尼国,你会发现跳出来的信息无外乎“尼加拉瓜与台湾建交”或“中国资助大运河或面临危机”。我的内心一度炸裂。后来才意识到查找专业方向性的资料应当上UN官网,果然不费多大功夫便查到了有关信息,最重要的是有以往议题的决议草案。

2.整理议题

在对议题有大致了解后,我便对会议的目标有了大致的预期:结合尼加拉瓜在信息通讯领域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国情,在会议上我应竭力争取国际对第三世界国家ICTs基础设施的援助。同时,模联是一个结盟的游戏,尼加拉瓜应当与其他ICTs水平近似的国家形成Bloc,合作以达成有普遍意义、效力的方案。阅读背景文件考验的不仅仅是英语阅读的学术能力,更要求对于信息的筛选和整理能力。在阅读过程中,应当专注于国家利益息息相关的内容。主席团已经将主议题ICT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分成了四个subtopic,包括网络犯罪、性别问题等。我将注意力集中在“有条件、可实现的基础设施建设”上,边阅读边做上标记,比如该段落的相关程度,值得重视的程度等等,同时将其细化。

由于缺乏经验和对UN的行动条款接触有限,经过整理后我写出的行动条款总是给自己一种too general的感觉,这也是后来在会议最后修改DR阶段时一批段落惨遭删除的重要原因。举个例子:Suggests developed countries to provide further technical and economic assistance to developing countries on infrastructures(摘自立场文件).再次提醒模联新人,书写行动条款时务必要落实到细节(如拨款,多少钱?几年?达到什么目标?回报呢?)。要知道自己的每一条措施都将成为日后会场的基本发言依据。后来在会议过程中,也有不少代表起身发言,发言中却只是一些“宣言性”的东西,没有提供一个可实行的方案,便不能起到推动会议进程的作用。

3.学习

几乎每周回家我会花上个把小时学习尼森提供的课件,毕竟是小白,在这里手动@可爱的乔老师。感谢乔老师精心录制的音频课程,尽管后来事实证明世联用的是另一套规则嘻嘻。

会议期间

1.开幕式

世联会开幕式不负众望地在联合国总部举行。会场顶端环装嵌入的灯放射出明亮的金光,仿佛可以穿透每一个与会者的灵魂,将整个场地展现的神圣而庄重。或许只有当会议在进行时会场才能被赋予生命。这时方才有了严肃和朝圣的感觉,这是与昨日在这儿参观,面对空荡荡的座椅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开幕式以很高的效率进行着,ok,二倍速英语听力训练正式开始了。再提一提,联合国总部的入口有游客通道和官员通道。三进三出,咱可有两次都是手持代表证从官员入口进去的!

2.会议培训

第二天早上大家终于聚在一起了!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外国朋友,可以说是非常激动的。都是高中生,我的发现是欧美青少年显得高大,印度显老,还有就是大家都好英俊(小姐姐都好美,心动了)。令我映象深刻的是,在这第一个上午,我们不时就会有一个10min的break给大家去互相认识。见大家都很主动地去握手,我也便参与了进去,看见人便伸手一波“Hi I am David,the delegate of Nicaragua!”尽管许多别人介绍的国家我闻所未闻(委员会调研不充分,该批评),而且即使听了人家告别时也瞬间忘记了,但我还是强行淡定,最后还不忘拍拍人家肩膀。“Nice to meet you here!”

三名chair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到后来全部session结束后已经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其中一位来自中国的男生,他的发音并不能说多么惊艳,但他在会中以一口地道的英语,无论是回答代表们的问题还是协调会议进程谈吐间都透露出的游刃有余的自信,使我一个小镇青年深深地被震撼了,又一次被强行打满鸡血发誓回国要好好学英文。或许走出国门、跳出舒适圈、离开基本与自己水平左右的人际圈,见识远比自己优秀的兄弟姐妹,从而产生思考,也是模联之旅收获的重要一笔。

3.General Debate

经历了培训咱们进入了正式会议。一般性辩论是一个向每一个代表展现自己、对自己留下印象的机会,同样对我来说也是一次认亲戚的机会(留心自己BLoc里的国家代表)。同样的,一场接一场的一分钟听力训练。

写这一分钟的发言稿一度使我纠结,并最终在前一天把原来的版本全部推倒而采取另一种策略——到底是选择浓缩立场文件行动条款、泛泛而谈,还是抛开建议行动、利用这样一个机会集中火力表明国家态度呢?在征求了老师们的意见后,我认为后者更能够在代表中引发共鸣或是得到关注,留下印象,为在紧接其后的Bloc撰写文件环节担任一个主持工作的角色打下基础。

为了充分表明尼加拉瓜一个欠发达国家的态度,我第二句并没有用一般人采取的“... has been a devoted supporter...”而是以“while the penetration of fixed broadband in advanced countries are nearing saturation...”试图以开门见山,直接“点名发达国家”的方式来引起各国的注意。再通过应用国际信息通讯合作组织的数据来说明发展中国家令人失望的发展现状,并提出偏离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需求,很多所谓“crisis”都将成为伪命题。这样一个陈述国家立场的体验锻炼了我的胆量,也使我以一个听众的角度思考了什么样英语演讲策略、方式才是最抓人的,明确了未来在演讲方面提升的方向。

4.立场文件撰写

书写立场文件之前Bloc基本已经组成。书写文件是一个需要团队协作的工作,这时便需要有人step forward 来统筹大局,组织好不同国际的同学们一起工作。我十分愿意厚着脸皮暂时扮演leader的角色,便先是将大伙儿聚集到一块儿,让不熟悉对方的代表们大致确认彼此的盟友关系,便提出了分组撰写的建议。在得到一致的通过后,通过自愿和沟通交换,我们把小组按四个subtopic分成四个小组。怎么说呢,我终于开口开始融入这样一个全英环境,与native交流。体会就是,不要怂,只管说。

晚上文件的书写过程中每个人也都在自己的任务上认真负责,基本没有太大波折便完成了书写。在欧美国家,学生们习惯于使用谷歌文档,其最突出的功能便是支持多人同时编辑文档,希望国内的WPS可以在这个方向下功夫,确实超级方便啊。有点惭愧,因为由于议题涉及的专业知识有时过于细致(书写条款就是要越细越有力量),以及我们组恰好有来自中国的代表,于是我们便趁机锻炼了另一种UN的官方语言。本来最恐惧的DR撰写在世联会的议程中居然就这样在第一天的晚上便完成了,回到酒店也是松一口气。

据了解,与另一种权威模联规则——哈佛模联不同的是,世联会将会议的重心放在line by line的逐条修正文件上。事先发动所有代表撰写文件,保证各方利益得以表达的同时,为议程的前进增加了方向性,不会出现我当初学习哈模会议规则时预期的混乱(各家争相动议讨论各自关心的条款,导致进程缓慢)。

5.方桌讨论

在group leader的方桌讨论中,我第二个担任了leader,坐在会场中央的方桌前,与其余三个group leader对着各自笔记本电脑进行逐条讨论与合并。各自的组员坐在leader的后面,若有意见只能向leader提出,再由leader向其他组传达讨论,做出修正,所以leader的位置是很有挑战性的。好多时候我一时没有明白对的话,只知道人家在耐心的征求意见,就是只能无奈的说that is reasonable或者无脑跟另外两个。这个部分在我眼中设计得尤其精彩,科学效率高且可以调动每一个人的热情。

6.Line by line review

line by line review确实对于中国学生很不利,因为在所有对于DR的修正案中,在我看来有一半是针对语法和用词。很多情况下只有native 才能斟酌出在该种条件下用什么词更准确。不过事实证明第一次的line by line 不应过度纠结枝节,而应去删减段落,研究具体内容,使缩小篇幅,关注整体(是否缺少某一部分)。不过到了后来抢发言的时候大家也基本在积极的讨论,甚至有时会站起来冲向对方阵营(支持者与非支持者)当着主席的面进行private talk。整场会议下来,可以看到很多代表几乎可以称得上成为了会议的领袖,也有的代表始终一言不发。

我的感受是,在这样一套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淡化了大国和小国的概念,当一份文件就这样呈现在你面前时,无论是什么国家都能以不断指正修改的方式成为会议的功臣。但是困难也同样存在着,我注意到一大部分代表的发言往往没有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反倒给人一种“博爱”的错觉,虽然始终在积极参与,但不能让人感觉到他国家的立场。而在我心目中从头到尾始终keep a clear mind是中国代表——一个美国男生。他的发言次数不是最多,起身却总是提出反驳与拒绝。期初我很不解,后来在明白应更多关注自身利益而非整体进度时,我才意识到他一直在为中国争取利益。一场会议,他鲜明而坚定的立场已经印刻在了每个人脑海中,还居然在会议结束后被主席和代表们开玩笑地评选为“最烦人代表”。我想在这种一群人一行行修订文件的气氛中,要想始终盯紧自己的核心利益也是一种挑战,难免一个不留神成为无私的“世界公民”。

DR通过的那一刻,我们的会议也在每一个人的汗水与专注中走过两天了,一瞬间房间内掌声雷动,内心感动翻涌,成就感油然而生。希望未来,能在这个阶段更加get involved,展现国家的态度,这也是这一次没有做好的。

其他会议期间的体验

社交晚宴居然是夜店蹦迪?!本来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慢慢走进场地却听到了平时写作业摇摆时听的说唱鼓点,看到了已经蹦得天昏地暗的朋友们,只能飞奔会房间换上卫衣牛仔裤。However,这必将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夜晚。DJ放的许多歌都能引发全场大合唱。当你发现自己喜欢的歌全世界的同龄人也喜欢,那是种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快乐。

美国喜欢喝冰水。对,就是那种混着冰块的水。无论是每个酒店里,还是在会场外的走廊上,都摆放着盛有冰块的水壶,一口神清气爽。

地球村活动全场人手一个新年红包?受报社老师指使卑微的中国孩子们肩负起了宣扬中国文化的伟大使命,全场分发红包和印制的红色小卡片。这里感慨组委会的活动安排确实精心,包括社交舞会,给代表们一段充实体验。

中央车站的奇妙就餐经历。吹爆shakeshack的美味牛肉汉堡!尤其是面包的口感又软又香,每次排队都要很久但是价格合理(在曼哈顿)。除此之外还有像披萨日本料理三明治等等的摊位在车站中央。事实证明,中华民族是最讲究吃的名族,因为个人感觉无论在美国无论是披萨还是三明治都做得比较粗野,口味也没有想象中的美味,反倒是国内的更加精致符合我的胃口。

大学游历

我们共去了七所大学:普林斯顿、宾夕法尼亚、哥伦比亚、耶鲁、哈佛、西点军校、麻省理工。这些世界名校各有各的特点。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西点军校,其余的大学参观过程中我们都拥有在读大学生讲解。有学长学姐给我们深入的剖析表象背后的历史渊源,我们的行程才从根本上避免了落入近年来所谓“游学热”中泛泛而游、只是走走看看照照相的误区。不少学校的tour guide是中国留学生,也讲述了自己的求学经历,给出我们最真诚和实际的建议。名校不遥远!好吧还是很遥远的,唯有在学术路上保持初心,始终能够坚定意志,有所成就,才有机会踏入常春藤神圣的学堂。

最后

写完这五千余字,我仿佛又坐回了金黄色的会场中,身旁还是那些共同奋斗了三天的伙伴们。十四天的模联之行,是一段充满意义的旅程。一路上,我成长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学生生涯能有这样一番深入的异域体验,实在幸福。

最后再次向始终尽心尽力安排行程,保障安全,处理意外,提供建议的尼森老师们致谢!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