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辜帆

2015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哈佛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辜帆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历史联大委员会 | 爱沙尼亚代表 | 北京林业大学

由于高中时期就非常喜欢模拟联合国这项活动,当时却因学习原因没有加入模联,我非常希望在大学期间更多地参与模联活动。从看见尼森模联的海报并心动报名后,经历了准备、参与及通过面试、周六培训以及集训、美国游历,到最后参会。这几个月带给我的确实是一段难忘的记忆。仔细回顾哈模会议,心中不免有许多感想。

最先在酒店大堂Check-in的时候,来自各国的与会代表已经陆续聚集。大家各种say hi并且天南地北地聊着,刷脸刷存在感的同时,我们并没有忘记要在人群中锁定自己委员会的人。其实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大堂里面,哈模已经打响了前奏。

激动人心的开幕式结束后,便迎来了第一项会议议程。所在会场是大会分属的2000年历史委员会,我则代表东欧国家爱沙尼亚。一共两个议题,其一是制定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其二则是非殖民主义与民主。我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会场,开始与各国代表“搭讪”,实质上就是相互自我介绍以后,询问对方对那个议题比较感兴趣及其立场观点。一番言语轰炸后,我发现许多代表与自己一样比较倾心于制定MDGs这个议题,却也不乏代表,特别是男代表,更乐意选择第二个议题。时间过得很快,会议正式开始了。在主席就各方面做了简要讲话后,会议便进入了正式议程。在经过各方代表激烈的演讲与辩论后,投票决定通过制定MDGs这个议题,我心里暗喜,开始准备接下来想发言的要点。有个关于MDGs讨论方向的motion,我上台提出的一个方向是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据我查阅的资料,爱沙尼亚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信息技术在全球各国中排名靠前,在前二十位以前。况且,在一个新的时代,有必要将新的沟通信息共享技术进行研究,并运用到我们的生活中来。由于这已经是本场会议的最后一轮发言了,更多的与其他代表的交流是会后直接的交谈,而不是小纸条了。散会后,各个代表们,尤其是大国代表们开始拉盟友组建自己的bloc。我也没有很快离场,也同样在寻找自己的盟友。美国代表走过来询问我的意见,我与他简要交流后,留下了微信,他将在与各方讨论后,通知我第二天的私下讨论时间。再留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新目标了,我就从会场撤回房间,准备参加第一天晚上的social event。

第一天

第一天晚上是club night,地点不在Marriott,在附近街道的一个酒吧里。因为波士顿的室外温度是零下十几度的醉人,咱们团的成员们基本没有步行过去的。打车也就5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一行人到达酒吧后,经历了护照核对和简单的安检后,进入了酒吧。与我随行的几人不是尼森团最早到的一拨儿。据说第一批到的人发现还根本没多少人跳,才呼吁我们过去支援。但我们到的时候,全场的气氛仍然不是十分的热烈。我们一大票尼森团的代表们主动承担起了带动全场气氛的责任,在场中央随着节奏尽情摇摆。渐渐地,更多的代表从酒店过来,慢慢加入我们,形成了一种“群魔乱舞”的气氛。我自己没跳多久,因为这一天实在是有点累,况且为了开会放弃晚餐的我,此时也无力闹腾了。再集齐了四个要走的人,大家去对面的24小时营业的小店买了宵夜与次日的早餐,打道回府已是将近2点。回房间睡个好觉,准备9点起床整理资料,11点星巴克bloc讨论!

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稍作整理后,就出门去了2楼的星巴克找盟友们。结果临时改换了地点,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哈模的会议进程真的很快,我到的时候,美国代表的laptop里面已经有一份基本完整的Working Paper了,其他盟友只需要提供一些新的points以及proposals.我仍旧以信息交流技术为中心阐述,提出通过网络建立资源信息共享平台以及提供与学校教程配套的网上教科书等一系列建议,以起草国的身份为以美国为中心的WP作了些贡献。或许是因为美国是个强国的原因,美国代表给人的感觉比较强势,而且虽然WP有涉及到贫困饥饿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并没有过多的侧重。爱沙尼亚如今也算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但据资料显示于苏联解体后的20世纪末,国内爆发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也需要在经济与人权方面为自己国家争取些权益。况且,我们本身的自然资源比较匮乏,希望国际社会在千年计划里面涉及到有关资源共享的问题。事实上,我向美国代表提出资源方面的意见后,并没有获取关注,也没有将其写入WP里面。而在美国代表与其他国家代表沟通的间隙,我发现同一个委员会以巴西代表为中心的bloc也在进行WP的讨论,并且欢迎我的加入。巴西代表是一个女生,非常有亲和力,我很乐意分享我的想法。看了他们的WP后,我认为这份文件更为强调人权,并且巴西代表也非常乐意倾听我的想法,我最终以附议国的角色表达了我对这份WP的支持。

上午的时光很快就过去,很快下午的议程就要开始了。我仍旧提前到达了会场,打算再与一些其他欧洲的大国交流一下想法。爱沙尼亚在2003年才通过公投正式加入欧盟。但我相信,当下2000年的爱沙尼亚政府在很多政策方面已经对欧盟有所偏向了,因此我个人更希望加入欧洲联盟成员国所在的bloc,与邻国们统一立场。正巧德国代表过来与我交流,向我阐述她的立场。我询问了一下她撰写WP的情况,她说有了框架但是还不是特别完善,非常希望得到各国的加盟帮助。我思考了一下,德国作为欧盟成员,亦是爱沙尼亚的邻国,并且在这份WP上,我有更多的发挥余地。再说德国代表是一个爱笑的西班牙女孩,她的热忱很打动人。于是我最终选择坚定地与德国为盟,正常情况下不会退出这个阵营。我们的盟友还包括瑞典以及黎巴嫩等国。会议议程很快开始了,我发现许多大国及其盟友陆续地到门外去完善他们的WP了,我也接到了德国的邀请一同讨论文件。她非常同意我对现代信息交流技术发展的观点,我表示爱沙尼亚非常乐意提供计算机技术指导以及协助建立信息平台。并且加入了我对资源共享与气候改善的建议。另外,我联系有关国际安全体系和教育的问题,提出了要保障战乱地区人质的人权,难民营的适龄人群的教育保障等问题。由此,我所提出的建议基本都反映在了这份WP内。在稍后的内场会议中,在上台阐述WP前,询问了我们希望哪些方面希望被提及,这一举动让我感觉每一个成员都能被很好地尊重。德国代表上台表达观点时,也的的确确强调了这些侧重点。于是,我们满怀期待地等待WP的通过结果。

然而,在晚上的会议开始没多久后,在打印出来的已通过的WP中,却不见我们的那一份。德国代表过来告诉成员们:很遗憾,我们的工作文件并没有被通过,但是我们仍旧有撰写决议草案的权利。其实大家都清楚,如果工作文件没有通过,那么即使再加工出一份决议草案,可以通过的概率远没有已经通过WP的bloc大。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泄气,毕竟这份WP是大家的努力结果。于是,德国代表拿出了作为这个bloc的大国之风范,鼓励大家找机会与其他已经通过WP的bloc联手。会议仍旧在进行,各起草国在对各自WP阐述着,各方的提问也是不断。我正在做会议记录的时候,一张来自德国代表的纸条传来,纸条内容说的是,南非为首的联盟看完了我们的WP,南非代表对我提出的关于hostage right的点非常感兴趣,表示愿意与我们联盟,你对此的想法是什么呢?阅读完纸条的内容后,我很高兴自己的建议是南非愿意与我们合作的连接点之一,并且更加赞赏德国代表的待人之尊重,可以记得我们每个人提出的point。我自然回复我十分赞同这次合作。这样我们的bloc通过决议草案的几率将大大增加。在会后,丹麦代表为首的联盟也表示非常有兴趣加入我们的DR。很快,第二天的议程就圆满完成了。第三天早上的议程会在9点钟开始,因此代表们打算在8点钟碰面继续讨论我们的DR细节。

接下来就进入了第二天的Social Event。这是一个Jazz Night,地点就在酒店的大会场里,届时会有一支爵士乐队现场奏乐。另外,各国的文化特色展示也将会以摆台的形式同时进行。我同室友紫薇一同赴会,可爱的紫薇尝试了草裙和老虎帽(实在抱歉我忘了是哪个国家),我们相互拍照合照玩的不亦乐乎,感受了一些国家的特色,反倒没怎么到场中间跳舞。然后与不同肤色的代表们聊起天,当然也结识了不少中国好友。边聊天边看着场内青春朝气的各国代表们,随着爵士乐舞动着,活力四射。总的来说,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第三天

只休息了将近5个小时的我,第三天7点钟爬起来准备8点钟的DR讨论。由于向来听闻外国友人对时间的看重,我提前了10分钟到达约定地点,果断放弃了早餐。传阅了DR后,德国代表听取并综合了一下大家的意见。我提出了有关教育公平性、建立统一地气候评价标准等建议,随后经德国代表讲解,显示DR已经涵盖了这几个方面的内容了,这次的讨论我更倾向听取大家意见并提出我对此的理解和疑问。

随后一整天的会议,议程重点落在了各国对DR的阐述和提问环节、如何解决DR实现所需资金的筹集问题等一系列围绕DR的议题上。我们的DR与南非等其他非洲国家的bloc合作后,强调了贫困地区许多方面的问题,提倡国际社会应该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经济状况困难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各方面的援助,以促进世界的共同发展。然而,过多地对贫困的阐述,引起了其他国家的质疑,主要观点是:他们表示世界不只有发展中国家,千年计划中,发达国家也应该享有权益,而非一味的提供帮助。然而,在一个有许多贫困国家的bloc里,我们自然要据理力争,提倡各国为了更好更平等的世界而努力。在此起彼伏的争议里,仍旧坚定自己国家的立场,我想,也是每个国家领导人需要做的事情。这一天的会议过得特别快,因为通过的4份DR已经出来了,大家都在游说中等待第四天早上,最后议程的投票。

第三天晚上的SE,就是一个大狂欢。2015HNMUN的最后一个夜晚,每一个人都希望把自己最精彩的一面展示出来,随着劲歌热舞再high一番。我一直特喜欢周杰伦,因为他的一首歌买下一条青花瓷纹路的旗袍,在最后一晚把它穿上了。或许因为特别中国风,不少小伙伴与我照相,小小嘚瑟下,哈哈。那天晚上,尼森团还有各国的代表都打扮得特别亮眼,女生美丽,男生帅气。我想大家一定也不想,今年的哈模那么快结束吧,都很珍惜这最后的一晚。大家都加入到舞动的海洋,属于青年人的欢乐与洒脱,让整个晚会被热情点燃。我相信每个人,在那天晚上都是不舍却又快乐的。

第四天

第四天的议程基本上就是投票,最后,法国与巴西合作后的联盟提交的决议草案获得了通过。虽然我们的草案没有获得最终的通过,我们也为自己与其他每一位参会模联人的努力鼓掌。接下来就是各种轻松逗乐的环节,评选场内最美代表和最帅代表,和自己欣赏的代表合影,相互赠送小礼物。

随后,大家稍作收拾,参与大会闭幕式即颁奖礼。直到主席宣布大会结束的那一刻,我们还是那样的不舍,沉浸于哈模带给我们的感动。我们在这里结识了世界各国的朋友,更加懂得交流与沟通的艺术,锻炼了自己的能力,更是找到了自己努力的目标。一切的一切,此刻都要落下帷幕了。但是,我相信,我们对模联的热爱,是不会随大会结束而褪去的,反倒更坚定。而这些新结交的朋友们,说不定会成为长久的挚友。

最后,再次感谢2015HNMUN与尼森团带给我的欢乐与感动!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