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余景慧

2017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哈佛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余景慧

尼森模联代表团|美洲国家组织|多米尼克代表|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模拟联合国协会

我们在当地时间2月16日早晨来到了2017年第63届哈佛模拟联合国大会的举办地:Boston Park Plaza。本次会议我和邓歌尔同学组成双代表,在OAS(Organization of America States,美洲国家组织)中代表多米尼克。本次会议设置的两个议题分别是:Corruptions in Government和Rural Inequities。在确定了Corruptions in Government的议题之后,经过了长达6个sessions的激烈讨论,以一份决议草案的通过结束了本次会议。

一. 会前准备

我和搭档邓歌尔在12.10日那次集中培训的时候就认识了。虽然那时候不熟悉,但是在当天从北京回长沙等飞机的时候,大家也没闲着,都在思考和选择自己的意向委员会的时候,我最开始的意向是单代,提交了问卷之后,突然收到了歌尔的消息:她问我选的是单代还是双代,我告诉她是单代,她告诉我她想的是双代,而且理想的搭档是我。我又惊又喜,随后问她为什么想选我做搭档,她说因为你在培训的时候的演讲太厉害了,感觉和你合作会是一次很棒的经历。没过多久,分配的结果一出,我和她果然成了搭档,在美洲国家组织这个委员会中一同代表多米尼克出席会议。想想也是觉得很有意思,我和她一个在成都一个在长沙,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我们却因为这一次会议变得很近很近。

期末考试一结束,我马上奔回家,收完行李之后当天晚上就开始了background research。我们必须得在这一个星期基本熟悉背景文件而且与此同时对自己所代表的国家以及这个委员会之前对两个议题所颁布的措施进行充分的了解。我和搭档为了提高效率,分别负责了一个议题。搭档负责政府腐败,我负责城乡收入差距,这样完成立场文件会快很多。

多米尼克真是个小国家,地图上就是一个小小的点,要找到也不算太难但是真的是太小了,国家的官网也主要是一些关于移民和在那边购置房产的信息,其余的就是它这个国家的教育和农业的相关合作项目和最近发生的一些自然灾害的报道。一个东加勒比海的小国,就像这一块的国家一样,都以农业为支柱产业,多米尼克不算太糟糕,因为本国的教育做得很好,有很多的奖学金还有一些针对高等教育的交换项目。可是能在国家官网找到的有效数据和少之又少。在教育方面倒是能从之前的案例和法律中摘取一些有用的条款进行补充和创新。搭档在和我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她负责的政府腐败也很难从国家官网中找到相关法律或者是新鲜的案例,最近的更新都是很久以前。这算是我们在进行调研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阻碍,关于小国的调研真是很难得找到时效性强的信息。随后我们转战美洲国家组织的官网,那上面的资料就多了很多,而且有很多不同的Topic,其中就有Corruption和Education,Finance,Indigenous people 等和我们俩负责的议题密切相关的资料。到了这一步之前的障碍基本被扫清,我俩就全心投入到立场文件的撰写中。幸运的是,我在一次参加英语角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大学时专业是Political Science的外国友人,他以前也是玩模联的,他听说了我即将去美国开会之后很乐意向我和搭档提供帮助和学术方面的建议,这简直是惊喜从天而降。当天晚上我就把我和搭档写好了的立场文件发给了他,经过和他对于议题的交流之后,仿佛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我和搭档在当晚凌晨马上对立场文件进行了一些表达上的修改以及对议题的讨论和梳理,最后终于在第二天凌晨也就是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发了出去。我和搭档隔着屏幕庆祝第一仗的胜利。

写完立场文件,我和搭档在出发之前每天都保持着讨论与交流,过年那几天也在疯狂地在联合国、ECESCO和OAS的网站上找与委员会和议题相关的所有会议记录和会议的PPT以及决议草案。一篇一篇的看下去,有时候会看到头疼,但是可能是不习惯的原因,的确是从来没有这么高强度的读过全英文的文件。一直到出行前一天,到了北京才稍微放松一些,那会也已经到了调研的后期了。和搭档见面后也有一些交流,以及对选哪个议题也有过一些小争执,最后我们决定到了会场和其他代表交流之后再决定我们的选择。

会前的准备中,搭档和我经历了一些磨合过程中的争执,但是好在还是想了一些办法挺了过来,我们俩也变得更加亲密啦,学术准备也一直没有停止,就等会议那天的到来啦!

二. 会议点滴

Random Social

到达Boston Park Plaza并把行李放到组委会指定的行李室内后,我和搭档决定分头行动,尽快的在会前找到尽可能多的同一委员会的其他国家代表。

可是一开始,寻找过程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我们四处乱窜,也和不同国家的代表进行交流,最开始还会在问之前做一些铺垫,到了后面因为太难找,逮着一个就问:“你好,请问你有认识的在美洲国家组织的代表吗?”。我们也会被其他的人搭讪,因为lobby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初来乍到,可能除了自己的同伴,一个都不认识。更令人难过的是其他委员会的小伙伴都在交流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委员会的其他代表,那种相见恨晚的惊喜我和搭档在最初根本没机会体会,情形是这样的:别的代表来找我们问有没有认识在Legal Committee的代表,结果我们身边就站着一个一起找代表的小伙伴,他们俩瞬间就对上号了,高兴得尖叫,随即就开始握手然后开始聊天,我和搭档就在一旁呆呆的站着,充满羡慕嫉妒恨。“我们委员会的代表都去哪了?”我俩面面相觑,lobby里面的人这么多,可是为什么就找不到自己委员会的人呢?

正在我们打算放弃并等到开幕式前再去寻找同一委员会的代表的时候,突然一个哥伦比亚代表团的妹子和我们聊了起来,我也在交谈中随口问了一句她们代表团是否有在OAS的代表,她说:“当然有啊!”。惊喜来的太突然,我直接抱住她说Thank you。随后我把我的名片给了她,嘱托她一定要把我的名片给代表团的代表。随后还以相同的方式找到了加拿大的代表,并与他们在session1 之前就两个议题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讨论,心里瞬间踏实了许多,毕竟有了照应了,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到了开幕式之前,我和搭档站在assembly hall外排队的时候,意外的和美国代表相遇,大概也就四句话的时间,当我们得知大家都是OAS的代表的时候,高兴得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美国的两个代表都来自秘鲁,秘鲁小哥哥和我握完手之后我以为就完了准备开始往下讨论一下他们想选哪个议题,结果他抓住我的手往他那边一拉,然后又和我来了一个贴面礼,亲的时候还亲的非常的响,亲完了之后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然后整个开幕式的过程中都一直在回味这个贴面礼……我果然还是个小女生……

进入开幕式会场,会场内的其他国家代表团都在大声的喊口号和唱国歌。我们也唱了起来,我们一开始唱,全场的代表都注视着我们,我们也瞬间变成了全场的焦点。那一刻心里充满了自豪,I’m so proud of being a Chinese. 朋友圈也被代表团的小伙伴们刷屏,我是中国人,我来到这里了!到后来开会的时候我们场的一个代表跟我说我们这次唱歌特别有气势而且声音洪亮,之前他来参加HNMUN的时候中国代表团都很安静,今年唱得很棒!当时的感觉就是特别开心,我们真的是令别人对我们刮目相看了,而且评价还特别高~

辩论与磋商

开幕式结束后没过多久,第一个会期就开始了。我和搭档提前了半个小时进入会场,其他代表也都提早来了,大家都聊得热火朝天,并互相交流和询问对方对议题的看法。最开始的议题选择,几乎是每个国家的代表都上去表达了本国的立场和态度,我上去说完之后,Pages就从四面八方向我递来了,有说想和我们合作的,也有试图说服我他们选的那个议题更好的,一下就来了很多张Page,都来不及回复,但是在收到page之后我心里大概就知道了bloc的雏形,并立马给可能合作的国家代表回复。最后大概是讨论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讨论政府腐败。第一天的晚上这个会期节奏超乎想象的快,和我上次在国内参会的节奏完全就不是一个水平。其他代表的第一次发言就已经把我吓得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我来到这里可不是来打酱油的,于是我和搭档尽力的跟上大家的节奏,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参与bloc的每一个讨论。其实讨论和辩论的过程对于我们俩来说真是不小的挑战,有一个印度小哥陈述的时候本身就有很重的口音,说的时候还特别快,听他说话就像机关枪扫射一样,对你的耳朵和大脑简直可以用摧残二字来形容……到了会议后期他还在自由磋商的时候来单独找过我讨论,最开始我其实内心是拒绝的,因为他的口音已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人家特意来找我,又不忍心拒绝他,而且我也代表了我们的bloc,遇到这种对面bloc的挑战绝对不能虚,结果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大概是和他唇枪舌战了3分钟,我感觉我的耳朵快不行了,他好像也发现他说不动我,最后还是结束了交谈。

第一会期结束后bloc已经基本形成,我和东加勒比海的几个小国、美国、巴拉圭和几个南美小国组成了一个bloc,并约好了第二天上午开一个bloc meeting。Bloc meeting之后工作文件就基本写出来了。但是美国在途中突然退出,另外加入了一个bloc。最开始我还有点郁闷,他明明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走了。后来想通了……他们可能觉得我们的想法没法满足他们的利益,那也没关系,这并不影响我们后面几个会期的交流。后面的几个会期节奏还是特别的快,我们经历了bloc合并,一个又一个的discussion,每一个discussion都会给我一种冲锋陷阵的感觉,discussion完成之后犹如脱胎换骨一般,绷紧的心会安定很多。还有到了最后的决议草案和修正案的撰写和游说征求签名,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会同意在修正案上签名,苏里南代表就拒绝了我的请求。不过后来这些都对DR的通过没有任何影响。最终我们bloc的决议草案获得了通过。主席宣布通过的那一刻,大家都高举双手欢呼起来。我几乎是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家都开始拥抱,不管是不是一个bloc的,问题最终都得到了解决,这才是最重要的。

三. 社交晚宴

在来美国之前就看到了之前的SE (Social Event 即社交晚宴)的照片,想想自己能穿着漂亮的裙子穿着高跟鞋蹦跶就感觉特别激动和兴奋。

第一个晚上我并没有参加Club Night。而是去了Casino。我并不是一个优秀的gambler,玩个21点,上场还没多久就输光了,总是爆掉,玩到后面实在是太困了马上跑回房间倒头就睡,第二天还有bloc meeting,这个节奏简直是在燃烧生命,不过开完会烧完一遍脑子之后又这么疯狂地折腾,还是挺开心,像是不停地挑战自己的极限一样,虽然到了后面会有点熄火的架势但是bloc其他小伙伴的激情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点燃我。睡完一觉仍然能够满血复活,积极地投身于辩论和游说之中。

第二个晚上是International Bazaar。 当晚其实就有很多人开始随着音乐跳舞了,很多国家代表团在外围展览这自己国家的纪念品。我偶然走到了巴基斯坦的展位,小哥拉着我拍了一张自拍,然后莫名其妙了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在我离开美国之前他还特意约我见了一面,盛情的邀请我去巴基斯坦找他玩,当然,作为巴基斯坦人民的好朋友,我也盛情邀请了他。到了另外一个委内瑞拉的展位时,我正好遇见了bloc的一个小伙伴,他送了我一颗巧克力糖和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上印着的是委内瑞拉很著名的一个瀑布,他还告诉我这座瀑布是《飞屋环游记》里面那个老爷爷的家所在的地方。第二个晚上比第一个晚上更累,可能是因为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还蹦跶了一会的缘故,第二天的会议也多一些,但是这么精彩的SE和紧张且烧脑的会议就像不同味道的精神食粮一样在你回忆的时候让你莫命名的亢奋。

第三个晚上是最盛大的delegate dance。我穿上了短裙,化了淡妆,踩着高跟鞋直接往那里跑,一进去,大家都陆续入场,有的人坐在场边chill out,有的人则是在场中央疯狂地尬舞。到了这种环境下你不会跳舞也会跳了,因为你内心以为自己跳的不好,但是看着那些神奇的尬舞,你就会不由自主的被带动起来,没准你会觉得你自己比他们跳得更好。DJ在台上忘情的打碟,当时真是给了我一种欧美青春电影中party dance的疯狂和无畏。一切都变成真的了,这句话出现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我像是忘记了自己,在舞池中随着音乐忘情的跳着舞,听见自己喜欢的歌更是大声的跟着唱,这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属于青春的躁动不安,不知道自己还能有多少时间如此疯狂,但是我很满足啦,就像有一句歌词说的一样:Tonight,we’re young。正值青春,就使劲折腾吧。

四. 反思

早在早期调研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自己思维的局限性,到了会场和来自其他地区的学生一起辩论的时候更是深觉自己能力的不足。虽然这次表现不算特别好,但是我和搭档一直很努力地一直跟进其他代表,也积极地参与讨论和文件撰写。这四天我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很多我从未想象过的起伏。同时,连续四天开会时对英语写作、口语表达和听力的考验也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好在搭档和我都熬过来了。哈佛模联是我模联生涯的第二次会议,我接触到了新的思维方式,也发觉自己和其他国家学生的差距,经过失落之后也决定用努力来弥补自己的不足,并尽量减小自己和他们的的差距,这些应该就是这次会议最大的收获了吧。

今后我的模联之路还很长,我会在意识到不足之后用努力来弥补,也会把自己学到的东西传播给更多的模联人,让更多的模联人受到积极地影响,同时我也会努力提升自己的能力,让我们学校的模联越来越好!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