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罗睿

2015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尼森模联,哈佛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罗睿

云南大学代表团首席代表 | 外太空开发未来委员会 | 北朝鲜代表 | 云南大学模拟联合国协会联合创始人 & 学术总监

和尼森大代表团的所有队友一样,2015年哈佛全美模联注定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之于个人,之于好基友,之于新生的YNUMUN。在Futuristic Commission on Space Development(外太空开发未来委员会)双代北朝鲜,感谢我的搭档和尼森模联的学术团队的支持,首次在大洋彼岸参会的我面对纷繁复杂的英文资料和诡谲多变的外交形势,收获一份沉稳和缜密。

学术篇——“会前学术,动如脱兔。”

高冷的哈佛全美模联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严密的学术傲视群会,代表团组织完毕后,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和队友多次冲进图书馆借阅,在期末的夹缝中开始挖掘议题信息,然而效果并不理想,尤其像北朝鲜这种脸谱化的国家,即使议题有明确的限定,会议进程也很大程度上依赖危机的推进和自我发挥的拿捏,而之后的参会经历也印证了这一点。和搭档讨论学术立场来源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放弃了给大使馆发邮件的做法,首先考虑到意识形态的风险,其次是HNMUN复杂的背景设定可能会让问题的回应驴唇不对马嘴。有幸的是我的搭档是军事通,对各国导弹及太空武器发展如数家珍,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制定了一系列可结盟的方案,同时观察美国代表表现伺机而动。

参会篇——“流血流汗心好累,美帝蒸发不水会。”

乘坐大巴来到会议地点——波士顿考泼丽广场万豪酒店的路上,我看见HNMUN会议手册上赫然写着我们委员会的美国代表来自于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心理不免暗暗担心,同时袭来的是兴奋和野心,会场云集了北美及中南美洲的顶尖学府的代表,和他们过招是一种美妙的体验,然而,先前我的朋友、厦大模联的学监说模联”it’s a conference, not a competition.”(会议,而不是竞赛),合作、协商、友谊、兴趣永远是模联的第一推动力,也是这项活动风靡全球的魅力所在。

然而事实却是——美国代表水!会!了!“资本主义世界死敌”因波士顿暴风雪不能及时到场,这留给我们北朝鲜代表一个严峻的事实:水会还是另立门户推动会议进程?当时想都没多想,搭档溜出会场数次,促成了3份签署的WP,我则留在会场辩论,虽然语言是一个鸿沟,但随着DR Night的临近,所有人都很投入,幸运的是,委员会的危机指导Collin Mark对北朝鲜很是“照顾”,在共同开发争取外太空开发平权的DR即将促成时猝然丢出危机——“北朝鲜领导人金四胖宣布对外太空所有小行星拥有主权”,这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缔约各方代表暴风般的谴责和质疑席卷而来,狗血的是,这时的我两人一边传纸条解释,一边“痛骂”主席“用【独裁者】称呼我们的伟大领袖是对我国格的极大侮辱”并以“退出联合国”相威胁,然而危机仍在继续,虚构的极端恐怖组织T.E.R.R.A不仅“黑”了联合国的新闻官方网站卖萌“调戏”西方代表,“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居然冲进会场“捉走”并“打残”了主席团的Adam,当简单的外太空安全与发展议题和恐怖势力扯上关系,一切都不可知了。之后当与会代表惊讶的发现北朝鲜和恐怖分子“有一腿”的时候,我们遭遇了最大的危机——“领袖意志”和代表立场的自相矛盾,急中生智的我只好“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附体”跑到发言台上又哭又叫表忠心,振臂高呼“Long live the KingJongDuex!(金四胖永垂不朽!)”从效果看还不错,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信任危机,也成为我这个“异国人”在英语母语国家代表中间为数不多的出彩瞬间。

友谊篇——“待来年,东风起,花式Lobby我和你。”

来自澳大利亚的代表在会议结束时送给我们一个可爱的树袋熊毛绒玩具,礼尚往来,脑洞大开的我们送给在场“老外”一种神秘而悠久的东方食物——旺旺仙贝。SE总是模联人激情和个人魅力的舞台,然而这种友谊似乎和会场内的情谊如出一辙。在本次哈佛全美模拟联合国大会上鄙人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就是在会场内让主席大跳“小苹果”,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会场内发起募捐,主席团承诺如果金额达到250美元就“热舞”,事实证明主席团履行了诺言,够辣够骚气,看来,学术要认真,玩也要认真,学习了。

美好的回忆太多,得用脸盆来接,这令我想起了和学弟妹一同创立的云南大学模拟联合国协会YNUMUN,从空白到组织,从迂回到严谨,一切似乎开始有了回报,然而跨越时区和语言,不变的是我们年青一代模联人对于完美的追求,与此同时,从暴雪封城的东海岸收拾行囊返程时的回眸和自信期许,便成了对这次美国之行最好的注解。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