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页

「参会报告」陈乐怡

2016哈佛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

 

· 尼森模联,哈佛模联,参会报告

作者:陈乐怡

尼森模联代表团|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代表

基本介绍

在2016年的第62届哈佛模联会议中,我和北工业的顾聪同学组成双代表,在CELAC (Community of Latin American and Caribbean States)代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CELAC隶属ECOSOC(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即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下的区域委员会,区别大会如DISEC(Disarmament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裁军与国际安全委员会400多人的大会,他是一个出席代表人数约为40人左右的小会场。CELAC下设议题分别是Topic A:Establishing a framework for drug decriminalization 和 Topic B:Indigenous people’s rights,后投票表决确定Topic A为最终议题。而后在经过6个session的激烈讨论,我们委以通过一份DR(我们bloc起草的的!小激动一下)的结果结束了会议。

以上,应该就是全篇最为正式的部分了,鉴于本人接触模联前后不过一年,并且专业是艺术设计的我平日之也与模联学术知识相差甚远,所以此次的报告中涉及的内容感受会多于学术,望各位抱着能学习学术知识前来阅读此篇文的同僚们见谅啦。

前篇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会前调研,想来非常纠结的阶段呢。虽没想着能在会场上能一鸣惊人,引导会议走向(其实幻想还是有的),但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吧,还是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认认真真的准备一切,为推动会议进程尽绵薄之力。忆起当时月姐告知我们要尽快写出PP时(deadline与期末最后一场考试的日子不期而遇),渣渣是拒绝的。时近期末,各课老师都不遗余力的折腾我们,美术史大作业和小组作业正热火朝天进行着,英语能力有限的我再仔细研读(翻译)完BG后已是身心疲惫。在此感谢我校学术部部长的存在,谆谆教诲,给了渣渣太多指点与全新的视角和思路,不辞辛劳的回答了许多现在想来很愚蠢的问题。感谢双代的存在,我们能一人完成一份PP的写作。在此,对我的双代战友顾聪同志表示出崇高的敬意与无限感激之情。神奇如他,顾聪同学在短期内读完三四本拉丁美洲的相关历史政治经济书籍后,开心的发现自己已经能站在BG写作的立场上看待BG了,热心于人权问题的他随后就飞快完成了自己对Topic B 的PP写作。对此我惭愧极了,于是在恶补完美剧《Narcos》(毒枭,根据真实历史改编 一句话总结:哥伦比亚贩毒史,亦可称之为世界毒史-起源篇),看完一些相关视频再加上查阅完图书馆里的拉丁美洲通史和贸易政策等资料,在分类(生产、运输、销售)整理了一部分资料后,重点围绕着BG中的几个问题,表达立场、观点和解决方案后就算是勉强完成了一份人生中第一份PP写作(激动!)。

当然,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做的一切只能相当于一个小热身(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调查的资料还是非常片面的,以至于随后追悔莫及地无数次修改PP,也挺傻的)。我们真正的调研开始于寒假期间,期间也曾兴致勃勃地给TT驻中国大使馆和中国驻TT的大使馆发过邮件,幻想着可以得到神回复而后能底气十足的大杀四方(最后只收到一份基本的本国介绍…但好歹也是回了吧 此处应该开心一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过于寄情于大使馆的回复(但毕竟有很多得到过神回代表存在嘛),另外建议直接打电话过去,简单粗暴说不定效果会更好。

在进一步的议题分析后我们发现存在土著问题的国家并不占多数,而毒品问题则是这片地区更为广泛而深刻存在(当然我们国家因不存在土著,在此问题上亦没有太多发言权),所以我们在其后开始全力着手于毒品合法化的调研。顾聪同学继续开启他的煲书模式(开心的在国图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无法自拔),我则畅游在广阔的网络世界,通过浏览基础资料(Wikipedia、CIA the World Factbook)如本国和各主要会员国的政治制度、经济政策、外交政策等,开始有针对性的从三个大环节(生产、运输、销售)逐个寻找可行的解决方案(在联合国官网上查阅,也可以说在翻译,各国代表相关发言,资本主义国家的改革措施和试点结果)加上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记录下来后回头就去去验证其中的可行性,我曾妄图提前写出一份WK甚至DR(挺傻的,不过后来我发现这会上有明令不允许…),然在被战友同志谜一样的表情嘲笑了一番后,彻底断了这份念想,因为只有新手才会这样做(本来就是)。就当一切看着貌似进展顺利之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我和顾聪同志同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发现我们并没有结合实际国情去看待合法化问题,反而被一些媒体所反映出的表面现象蒙蔽了(好吧,也许只是我),身为一个在全美人均购买力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强国(国家自豪感up!),靠石油和天然气发家的我们小国寡民,实际上不宜推行合法化,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站在强烈反对的角度上去对待这个问题,但毕竟不知道大家会谈到什么程度,辅助性的措施可以具体详细磋商,但毒品分级化等政策的留着祸害别国去吧,再后来待我们整理完思路后就做出了以下决定:先站在反对合法化的阵营中去,施行全面的禁毒政策,可参照中国对于毒品零容忍的态度,制定严苛的法律,要想有让步先总要有合适的价码吧……等到了现场,看看各个bloc的具体,咱去找个好大腿吧。

调研环节真心是个枯燥而漫长的过程(当然这是对于一个学术沫沫来说),基础知识匮乏只能通过大量的阅读区打开思路,思维跳跃的我还是不是陷入一些奇怪的想法中发起呆来,或灵光一闪去查上一些与议题相关不大的话题,还越看越起劲,尤其是在临近会前的几天里彻底“荒于嬉”,过年前的几天想要好好查资料的愿望只能止于一个美好的向往。但至少我们在最后确定了基本立场啊,杜绝了随波逐流的意外发生。

总而言之,我们的第一份PP算是白写了,但就算这样寒假期间大改了两次自觉得还不错的PP到了后期也没有多大用处,因为其他代表认真阅读的概率极低(后知后觉),更不会有人拿着PP在会场上读出来,实际上PP的作用仅限于理清代表们自己的思路。所以说如果后期发现自己的PP存在问题的代表们不用太在其中,从而花过多的时间在PP的修改上了,没有必要,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材料的准备、会场发言游说的稿件准备上方为正道。

中篇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现如今还能回想起到达波士顿时的场景,朦胧却又清晰、凌冽寒风中涌动的陌生香气、躁动不安的会场、人来人往的过道,疲惫的身躯下隐藏的是一颗雀跃难耐的心。还记得祎蕾姐在大巴刚给我们发下哈佛大会的介绍文件,看着印在其中的主席照片,再在无意间瞟过窗外走过的一群意气风发的的年轻哈佛主席们……也许,只有到这时才能真正寻回一丝久违的真实感,这真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身处异国的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一群当代最为顶尖的模联人,他们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来自北美及中南美洲的顶尖学府。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大学等常青藤高校、西点军校不再如神话般遥不可及,我们能有幸处在同一会场下,相互交流,交换着有趣的信息与奇思妙想,相识相交;能和来自加拿大、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挪威、日本、马来西亚等国的优秀代表们齐聚一堂,能通过彼此兴奋诉说家乡风光迅速熟悉起彼此,享受着热烈讨论过程中或一拍即合或争持不下后相互协商让步的过程,在参会过程中收获合作精神,收获学术知识,收获友谊。还记得学长学姐们有这样一句话:所谓自欺欺人,莫过于一句“这是我最后一场会啦!”想来应该最能反映出模联独有的让人难舍难分、风靡全球的神奇魔力了吧。

开幕式被那乌泱泱(好吧,灯光问题)的一片的场面震撼到了,大幕一起全场的欢呼声有着一股要拆房的架势,受到了现场气氛的感染吧,感觉接下来要赴的不是模联会场是赌场,一场汇聚着各式野心勃勃的玩家豪赌!赌上各自三个月的汗水吧,猜猜你能在这场盛宴里收获什么吧!

心情复杂的推开那扇即将在背后待上三天的会议室的门,仿佛里面隐藏着一群洪水猛兽。不安如我,果然,在看到推开门后看到一双双陌生的眼睛的视线瞬间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浑身鸡皮疙瘩瞬间出来报道(不想承认,但我是真的怯场了),强装镇定的我保持着微笑开始四处打量不足30平米的会场,寻找我那失踪许久的搭档,结果还未等我踏出几步就有好几个代表围了上来(东方面孔是稀有品种嘛==),感觉自己尴尬症都要犯了,但所幸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我们相互握手问好、寒暄,代表们厚实有力的手掌,友善的笑容,轻快的语调让我迅速进入了状态,不再犹豫与局促,很快便加入了大家原本正在进行的话题中去。在成功与战友会师后,我们很快发现大家似乎普遍对topic B并不怎么感兴趣,小小庆幸一下,那么接下来的set the agenda(确定议题)环节看来会很快结束,果然在不出半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基本以全票的方式确定了topic A。当然期间各个国家代表的发言都非常有特色,有离开麦克风依然气场十足地在代表席间来回走动,高声慷慨陈词的单代,也有相互配合默契你一句我一句地轮流游说,富有戏剧性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双代。开幕式后第一个session从六点半开始到晚上9点结束,期间陆续已有不少代表离场去到走廊进行WP写作,在走廊中形成或大或小的小bloc,高效的小会场一晚上通过了4个motion真可谓效率之高,期间不断有代表递纸条(发现收集印有各国特色图文的意向条,非常有意思)过来,或肯定你刚才的发言,或询问对于刚刚各代表发言的看法,或等等出去密谈什么的。短短一个晚上,在场的每一位代表都在深处浑身解数散发自身的人格魅力,希望能博取到更多代表的好感,因为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潜在的“盟友”发展对象,也可能是日后“敌手”,就算最后站在了不同阵营也希望对方在自己提出motion时能保持中立,别投反对票混个友情支持也成啊。当然,这也是一种比较功利的看法,毕竟会后能有进一步深交的可能性并不大,当然实际上在会场里也能结识到一些非常走心的战友的,他们许多真挚热心的回答与帮助让我在接下来三天的会议中受益匪浅。

接下来几天的会议里,我们先是分头与各个bloc的负责人进行了详谈,结合每个代表会上发言时大体的思路方向,最终选择了和最先与我们接触的Saint Kitts and Nevis结盟,来自加拿大的两位非常优秀且极具领袖气质的代表Carlos和Juana,鉴于他们的WP写作思路与我们一开始的设想在许多地方有不少共鸣,且较其他bloc显得更具有逻辑性与条理性。图文并茂的创意WP在后来也深得主席们的肯定。另外我们还为我们的草案取了个超级酷炫的名字

GLOCAL

Growing communities

Legal frameworks

Optimizing health care

Combating cartels

Accountable implementation

Legalization and decriminalization

神似global,也有取其意的意思吧

一路上我们的bloc不断扩大,从一开始只有四个国家在酒店房间里彻夜苦战,发展到后来的十二个加盟国一同参与到文件写作,最后一天几乎过半数的代表都聚在楼层中设置的小吧台边一同连着Gmail写DR,每位代表大体都有相应负责的领域,分工协作。还记得开会的第二天上午,在会议室里听得晕晕乎乎的我欲哭无泪地决定翘会,所幸的是我在走廊里看见我们bloc的一群人坐在一堆敲DR,其中以 Cuba代表敲得最为起劲,那手速半小时三四页完全不成问题。最终,我强耐着内心回房睡觉的渴望,决定坐下来听下我男神(嗯,就是Saint Kitts and Nevis 的代表Carlos)讲话,还有欣赏下Cuba代表逆天的手速,当然最重要的是在看DR,毕竟比起去适应代表们冲锋枪死的语速,屏幕上打出来的文字显然更懂(爱)我一些,Cuba的女代Dewar是位非常美丽、朴实、友善的大二学姐(会后我们一直都有保持联系),一开始她对我表达出的热情着实吓了我一跳,因为一见面她就会揪着我讲一堆我只能听得懂三分之一的东西,而后还来问我的看法······真心是怕了,回头见着她只想绕道走。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也是搞笑,当她在耐心听我磕磕巴巴讲完对于毒品政策的看法(英语表达能力实在有限 难过啊),其中包括我和顾聪一开始设想的建立在与毒枭们和平谈判基础上国有公司制改革计划,青少年毒品教育具体推行方案,社会毒品的销售管理办法等等,Dewar姐姐都对它们表示出了莫大的兴趣,还问我为什么不再会场上多多发言,我只想说:姐姐,你们上去一个个都脱着稿慷慨激昂,口若悬河,我在这讲十分钟才讲清楚一条办法,实在是····(事后发现这种担心实在多余,拿着稿念其实外国友人还是会理解的,虽然气势上会输不止一点半点,但只要你的想法好,能推动会议进程,还是要多上去练练。总而言之,年少无知)。言归正传,我们在逐条讨论推敲后,代她之手我们的许多想法都被整理成正文,写进了DR里,我那昏昏欲睡的大脑瞬间就彻底被唤醒,一开始只是想着能和美女多说说话的我没想到在最后竟然能有意外收获,瞬间握着她的手半天说不出话,心里那个激动啊!学沫当时也就只有这点出息了。所谓DR,也许就是各位尽职尽责的代表思考协商后智慧的结晶吧,集百家之长,积水成渊,集腋成裘。所以说在会前写好一切,冲着得奖带着勃勃野心来此,会间兴许会错过很多美好的风景也未可知呢。

整个会场最后大体分出了三个bloc, 另外两个是以墨西哥和智利为首的两大阵营,所提出的DR中所阐述的观点非常新颖有想法,让人耳目一新,自觉受益匪浅。但过于前卫理想化的观点毕竟不适应于许多经济基础基础薄弱的国家,也不利于解决短期内的许多现实问题,而且多是针对某一具体项目问题提出解决方案,零散的内容并未构成系统,此乃憾事之一。结局:对方两个bloc合并啦,但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完胜啦!一阵长久的喝彩欢呼!我们迫不及待地迎来了我们委最后的狂欢:motion!让主席和记录员跳舞啦,嗯,被拒绝后改成唱歌了,各国代表走秀啦,美丽强大的美女代表们走起T台来简直让人移不开眼呀,口哨声不断,昨日就已在舞会上风光无限的墨西哥小伙Goudet技痒地跳了一路,平日绅士风度十足的Carlos作为压轴登场(老大嘛)也难得显示孩子气的一面,跳着滑稽的舞步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欢快的为这场delegate show谢幕。评选最像主席的代表(时而腼腆时而咄咄逼人的智利代表Juan),口音最重代表(主席大大高票通过~),最sick的代表(好吧 一开始都想歪了 理解成awesome就好),最可爱代表(我们也被提名了,虽然最终落选,但投票时男神举牌了啊!!!各种开心~)。大合照时,勾肩搭背的我们笑得那样开心,仿佛上一刻还在脚下这块地毯上为谁的DR更为全面高效撕地昏天黑地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欣喜着能遇上一群能与你一起玩,好好玩游戏的伙伴,也许已经是最幸福的事情了,胜负在此刻多少显得有些乏味了。你能清晰地感受到那阵属于在场每一个人的胜利的奇妙快感,非常纯粹,不带任何遗憾,用心且欢唱淋漓地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地会议,你在此过程中的收获的已远超于你结果中想得到的啦。

那天是情人节,会议结束后找个角落看着国家牌上Carlos大boss写给我的寄语,皱眉思考起人生,吃着会上代表们发的情人节糖果,看着手中昨夜舞伴顺手送的玫瑰,庆幸起那时在无意间看到宣传海报的自己坚持了下来了,还好没放弃,让我在此时此地此刻拥有了一生中都难以忘怀的三日回忆。

尾篇 少年智则国智 少年强则国强 乳虎啸林 百兽震慌

说几件在最后一天给我印象挺深刻的事情作为本次哈模的总结吧 。前面提过Carlos老大写给我在国家牌上的寄语:I can wait to see you 10 years from now leading the China.在当他把这句话念着写完时,我不禁笑出声来,觉得是老大的幽默感也是醉人。可是,当他深邃地眼神望入我的眼睛时,实在是笑不出来了,他是认真的,非常非常认真。随后他说道,不要认为这是一句玩笑话,将来领导中国的迟早也必定是我们这些年轻人,也就会是你,我期待着你的成长,不必等到两年以后,就是明年,期待着明年的今天依然能在会场上再次见到你······也许这是出于一个学长对于后辈的勉励,但我亦知道这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吧,他要领导一个国家(总觉得他是想冲进联合国,领导全人类)。这也许是出自一个少年人的野心和狂妄,但我依稀能感受到一位世界级的优秀的模联人支撑在其身后的学习动力,为能改变世界去充实自己。

曾听人说,比党的爱国教育做的更好的课程,便是:出国。此话不假,虽其间多有调侃之意,但不得不承认每日在学校竞选党员、学习的思修、毛概等课程能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嘛,对此我保留意见。当我们听到周恩来总理年少时说出的那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时,心里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哈模闭幕式上,当时在会场二楼的我,耳边萦绕着的是各国代表团为每一个提名爆发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时,满脑子都是那句话,心里酸涩的很,眼泪冲到眼眶旁却迟迟落不下来。遥望着对面二楼大大的日本国旗,听着对面日本代表传来的刺耳的欢呼声,狭隘的民族意识发作中。可当真发现每每念到The Best Delegate······CHINA!!!以及好几次CHINA的提名,仿佛都像是往热血沸腾场中央倒入了一桶寒冰,瞬间冷却下来,寂静无声。对比前后他国在发现自己被提名后发出的发疯似了的的喝彩声,耳边零星听到的一点回应,显得那么无力与缥缈,感觉今天的自己是再也开心不起来了······其实为什么要读书学习呢?为什么要学英语呢?以什么为初衷去玩模联呢?今后有什么打算呢?就在今天,模模糊糊地,也许找到了一部分的答案。英文会场又如何,native speaker又如何,中国代表们的学术水平并不输于任何一支队伍,但无奈还是没有在全国大范围普及成熟健康发展,参与规模有限,另外英文方面不得不承认,与其他国家相比的确是差上了一截,但又如何,给我们时间吧,时间会给出我们最后的答案的,回到这里,回到国际的哈模会场上,重拾独属于中国人本应拿出的气势与骄傲!我们是如此优秀!如此不凡!从我做起,从我所在的社团做起,与中国的一同成长、模联一同见证、一段传奇。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e Chinese delegates will rise this f**king roof with their deafening roar!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