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参会报告」苏雨乔

2018耶鲁模联会议 - 尼森模联代表团

· 耶鲁模联,参会报告,尼森模联

2018年1月15日午夜,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出机场,在呼吸到第一口纽约街头的冷空气后,我却依旧无法完全意识到将要参加耶鲁模联这个听起来如此高大上的会议,更无法想像十天以后,将会带着怎样满载的收获再次出现在这个机场。

Part.1选择参会

偶然在学校模联群看到了耶鲁模联会议的报名信息,突然跃跃欲试。但这样规模的模联会议无疑对于模联老手来说都会是一定的挑战,更不用说我这个初入模联界的新手。介绍信息中反复强调英文水平,让我也对自己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英文水平感到堪忧。而后来参会过后也确实感受到,英语确实重要。但哪怕英文没有native speaker那么流利娴熟,没有很大的词汇量,不时也会有语法错误,只要敢说自己的想法,会场上的每一位主席和代表都会认真倾听。我们就会给会场添上一笔自己的颜色。

Part.2准备会议

在参加耶鲁模联前,我甚至没有真正接触过正式的模联会议,对于会议流程也没有了熟于心。但会前尼森模联发来的培训ppt和音频很详细地介绍了整个会议的规则流程。对于模联组委会的长篇纯英文背景资料阅读,原本打算好好查生词,每天抽出二十分钟认真阅读,但现实总是没有计划那么美好,后来发现词汇量和时间实在有限,在记下背景资料前部专有名词的介绍后,就开始求助翻译软件了。事实证明,确实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在研究背景文件上,但全篇把握内容是必要的,更重要的是自己思考,总结背景文件中的问题,再相对应的思考解决方案。在了解自己代表的国家对于议题内容有关的情况后,也可以借鉴背景文件中的事例,或者现实世界中历史上别的国家的解决方案,通过改进,合成自己的解决方案。

Part.3 会前培训

在正式会议开始前,有两天中国学生的培训时间。培训中虽然会模拟一下会议过程,但详细的规则在乔老师发来的介绍音频里已经详细说明,对于我来说,培训最大的作用还是让我更好的适应全英文的环境。全程流利的英文交流,一开始会听的很累,只能跳跃式地抓住主要的单词,但一段时间之后就慢慢习惯了,听不懂也是常有的,但面对源源不断的长篇英文还是得努力理解。并且当老师在大段大段不断讲解时,翻译软件并派不上什么用场。培训时也会让每个人上台发言,一开始大家都是认真写完发言稿上台念,到后来也是不打草稿灵机应变了。培训的老师大都是耶鲁大学的学生,也是本次会议各个委员会的主席。其中超级Jason就是我的委员会(UNICEF)的主席。为此,在培训时我还特地和Jason聊了几句,要了微信,虽然Jason和其他的老师以及后来遇到的会场代表有许多是ABC,但交流肯定还是用英文。但唯一遗憾的是,这次同行的同学中基本都是国内高中英语的正常的较好水平,培训时面对老师的问题并不是特别积极,唯一一个很厉害的女孩,也就是我的室友,能和老师对答如流侃侃而谈之外,其他人包括我都有着想说说不出的苦衷。

Part.4 会议进行ing

三天的会程充实而短暂。顶着时差起早贪黑,让我们都不时有着困意,但接连不断的新事物又让人应接不暇,三天时间里,自己就像高速运转的陀螺,辗转于耶鲁大学校园内的各开会地点,尽管疲惫不堪但还是问心无愧的说“Worth it”。

第一场会议在晚上七点,当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成群结队的走在耶鲁街头,赶往开会地点时,匆忙的脚步声中参杂着彼此打招呼的问候声,当说出“I’m Chinese”时,祖国的归属感从未如此强烈。

第一场会议中,会场上的我竟然并没有紧张,虽说时学术性很高的会议,但各国代表并没有想象中的严肃而一本正经,连主席也会时不时的打趣。幸运的是,在七十多人的会场里成功挪到了第一排的有利地位,并且早早的被列在了speak list 中。因为有了会前培训,我选择脱稿发言,在简单阐述理由时甚至看到了几个代表的点头赞同,备受鼓舞的同时竟还有些惊讶,获得意外肯定无疑是莫大的鼓励,也让我在后来面对众多native speaker发言时多了一份坦然。我所在的委员会----UNICEF算是新手场,因此发言时也有因紧张而没有完成发言的代表,但在她卡顿的时候,周围传来的都是安慰和鼓励声,在本以为一丝不苟的会场上增添一份温暖。虽然有几个美国代表在后排划水,其他多数代表都十分积极的争取发言,不管内容如何,都希望能够崭露头角。一场会议下来,几个模联老手已经渐渐在会场上展现实力,招贤纳士了。我也不时向几个与我有相同观点的大国代表抵纸条。自由磋商时,我并没有与同行的中国同学一起独立组建国家集团,因为第一次参会,本就没有做leader的打算。于是我只身一人混进了一群国外代表间交流。其中利比亚的代表与我有着相似的讨论方向,但在交流中我只说了一部分的解决方案,所谓冰山一角,毕竟没有正式组建国家集团,总该留一手。

当第一场会议结束后,与中国同学再次说起中文时竟然感觉有点不习惯了。

第二天上午是YEAL DAY,可以参观校园博物馆,与教授吃午餐等活动,但由于没有拿到活动票,我们都先选择留在酒店准备晚上会议资料。在与带队的胡老师讨论会议进程时,确实发现了会场中个代表讨论的内容只是在“空中建阁楼”,一切行动并没有明确根本的资金来源,以及越来越多的难民儿童的何去何从。胡老师甚至借鉴了曾经清政府与美国签订的《庚子赔款》中的内容,以及提到了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在胡老师的帮助下,一番准备过后下午又要再次出征了。

但会场上代表众多,想法各异,自己又单枪匹马,对于自己与中国伙伴一起准备的内容几次发言下来并没有起多大作用。眼看各国渐渐组建国家集团,自己与同学在自由磋商时几乎无所事事,开始有些着急。原先的与我想法相同的利比亚代表与南非代表已组建起较强大的国家集团,打算合作写工作文件了。无可奈何我只好放弃了胡老师教的解决方案,带着我原先自己的solution加入利比亚代表的国家集团。在国家集团中,了解了她们的想法后,我说出了一些我自己的方法,在她们认真倾听的神态中我竟然开始手舞足蹈侃侃而谈,甚至解决了她们的一些疑惑,说服了她们提出的争议。当会议快结束时,她们对我说出“I like this idea”,甚至对其他代表说“Hey!She has a good idea”时,心中无比满足。但会场上同行的中国伙伴却因为没敢加入别人已经组建好的国家集团,而悄悄哭起来。

后面的会程就渐渐的容易起来。由于耶鲁模联没有DR之夜,我在晚上回酒店后写出了详细的草案,当然只是自己的那部分。不知道什么原因,qq邮箱接收不到谷歌邮箱邮件而无法发给其他代表,重新注册Gmail也用不了,最终只好在第三天会议前,由别的打字速度快的代表帮我逐字打最终的working paper里的。(这次会议的working paper就相当于是决议草案)最终在我们努力下,我们国家集团的决议草案顺利通过,在互相击掌庆祝时,不禁如释负重。

对于第二个议题———公共教育,开始讨论时,会程只剩下半天时间,于是主席决定自由发挥,只要与教育有些关系就可以动议,最终我们竟然讨论起了霍格沃滋的重要性。各个代表开始在会场上天马行空,搞怪嬉笑。最后在才艺表演环节,以为津巴布韦代表竟然表演在40秒内背出历代美国总统名字,还有人挑战起了圆周率。

最后的最后,在Fight Song的音乐中,我们结束了三天的会议。拍合照,互相关注snapchat,在一次次再见中最终离开了会场。

Part.5 服装经历

在准备参会服装以及舞会服装时,其实并没有介绍中那么正式(悄悄地说可以不用听老师说的那么夸张)。对于女生来说,会场上需要穿正装,但不用像国内会议那么黑白配式的一板一眼,完全可以穿件纯色(米色,白色)连衣裙,或者带有一些时尚气息的西装。相比之下国外的同龄高中生穿着更加成熟,可以画些生活淡妆,穿上细跟尖头高跟鞋。总之最好不要穿得像银行各工作人员。舞会时的着装也不用多么隆重,穿自己喜欢的就好。当你精心打扮的像个小淑女似的,盛装出席在舞池中,和一群如夜店般群魔乱舞的外国代表站在一起,就会感到多么的格格不入,更何况他们穿得只是运动裤和短袖t恤。

END

参加这次耶鲁模联的意义,小了说就是老生常谈的,结交了许多不同的朋友,对于英语也有很大帮助,至少敢于在许多英语为母语的代表面前直言不讳。但我更多的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接触这个真正世界的方式。当我们思考这些议题,了解世界以及各国情况时,当我们真正设身处地为难民儿童解决问题时,我们是在回顾和创造历史,我们在认知这个世界,我们在看见我们原本看不见的本质。这是一次值得每一个敢于尝试与闯荡的我们,放弃一个期末考前十天时间,去俯瞰这个世界的机遇。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